•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 http://ruyi-anytime.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9277影视在线观看网

    黄美靖 64512万字 59325人读过 连载

    《魔尊拜佛说菩萨骗我》最新章节 第27章 第27章<p>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更新中,请您稍后,内容手打更新后,重新刷新本页面,即可获取最新更新!



    最新章节: 第521章 土遁

    更新时间: 2022-05-22 09:22:27

    9277影视在线观看网最新章节列表
    第568章 世家来人
    第567章 被逼绝境
    第566章 拯救二郎神
    第565章 发生了什么……
    第564章 有进无出莫慌忙
    第563章 神通(二合一章4K)
    第562章 侥幸逃脱!
    第561章 五四三、仙灵界
    第560章 通天收徒公明结拜
    9277影视在线观看网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南香河中有仙阁
    第2章 传授使用混沌之气
    第3章 道法自然
    第4章 小蕊来历
    第5章 同游
    第6章 贫道还没死六代观主内定了
    第7章 闯过去
    第8章 进阶幻境
    第9章 四个晋级
    第10章 修复法盘(1)
    第11章 封镇妖王
    第12章 天下仙灵手握一半(两章合一)
    第13章 难道走漏了消息
    第14章 山神之秘
    第15章 宫宴
    第16章 喏这便是洪荒世界
    第17章 关键第四号
    第18章 十二亿弟子布成的无上遁一玄元仙阵
    第19章 细嗅蔷薇
    第20章 那年穿越大龙挂了
    点击查看 中间隐藏的 82698 章节
    第549章 百万年前
    第550章 义军上城门
    第551章 打僵尸
    第552章 族长的愤怒
    第553章 鲍舵主
    第554章 苍玄界要变天了
    第555章 佛说法灭尽经
    第556章 镇压冥都显威灵
    第557章 白马城
    第558章 破台戏
    第559章 瞬移
    第560章 闯入
    第561章 二十四节气惊波
    第562章 人吓鬼
    第563章 龙力(三)
    第564章 大佬会面
    第565章 画士之道(上)
    第566章 压制天赋的方法包围圈中的苟圣
    第567章 备胎
    第568章 我喜欢上一个人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 More+

    免费黑人三級片视频在线观看

    黄秀峰

    陈玄青清早起来的第一件事就是观察那些人类,猪倌每天都会来跟他汇报这些人类的情况。

    “大人,这些人类是越来越强壮了,现在吃的话,那肉食绝对……”

    陈玄青突然转过头来看向了猪倌,“嗯?”

    那猪倌愣了一下也直接自己说错话了,“是,人类真贵,这不是臣该觊觎的东西,还请青帝大人息怒。”

    陈玄青转过头,“无事,你养育人族有工,之后这里老死病死或者是被野兽杀死的人族,你可将其尸体带走分给那些大妖。”

    “但如果让我知道,有妖为了吃食而故意杀死人类,那我就先拿你开刀,再去惩戒那妖,明白了嘛?”

    猪倌闻言颈部一凉,“是,我明白了!”

    最好都是病死的。陈玄青双眼一咪,最好在妖族里给我闹点瘟疫出来。他其实根本就不需要这些手下,也不指望他们能做什么,能找借口杀几个那是更好的。<p>因为现在不是万族之战期间,妖皇宫内的妖是禁止私下互相厮杀的,也是因为这点,陈玄青的实力提升才缓慢了下来。要不然,如果能把他手下这些妖全都吃了,那估计用不了四年,他就能突破到大妖境界。

    而就在这时,一道金色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了陈玄青的身旁,“我实在不明白,你养这些人类是为了什么?”

    “跟一群猪一样,我看着他们就恶心,直接杀了他们给你手下的那群豺狼虎豹们吃了不好吗?”

    陈玄青转过头来,“这些人类我留着有用。”

    帝舒闻言冷哼一声,“人类能有什么用,拿来打牙祭都先塞牙,还有你,就不准备跟我说点什么?”

    “我现在很生气,你还有空在这里饲养人类?!”

    陈玄青忽然有些不知所措,“我……”

    帝舒冷哼一声,“你什么你,你不是挺会哄那些女妖的嘛,怎么到我这里你就不吱声了?”<p>陈玄青叹息一声,“帝舒,你……”

    帝舒柳眉一皱,“我喊你夫君,你喊我帝舒?”

    “你拿我当什么?”<p>陈玄青竟有些哑口无言,“夫人。”

    帝舒转过身前,“这还差不多,我要回宫一趟,你陪我一起,有问题嘛?”

    陈玄青点头,“好。”……

    妖皇宫。

    鹊官今天很清闲,于是便搬来一个椅子来殿外晒晒太阳,“天气不错呢。”

    “嗯?”就在这时,鹊官忽然看到了两道身影,他们正在不远处说着什么,鹊官听着他们谈话,越是听着眉头越皱。<p>“这是?”

    “帝舒殿下?”<p>那两道声音不是别人,正是帝舒与陈玄青,如今帝舒正在指着陈玄青的鼻子训斥他。

    “这你都不懂嘛?”

    “春帝城哪里的环境太差了,把我行宫里的东西搬过去,我不想让下人碰我的东西,所以你来搬。”

    “可,这么……”“这点要求你都不能不答应我?”

    “那我自己搬,你去,走开。”<p>鹊官的眉头渐渐皱起,并且越皱越深“这……”“殿下啊,您是完全忘了老身的话啊,哎,您这样,终究会迎来反噬的……”<p>鹊官见到这一幕不禁开始担忧了起来,她是不是不该答应帝舒为她施展红线之术啊?

    爱是相互的,她反复的强调了很多遍,但帝舒似乎根本就没有听进去。

    这样下去,离最坏的结果估计也不远了。

    帝舒这般形势,一旦让陈玄青的境界超过她,那反噬后的痛苦,将是钻心刺骨的。

    到时她会深爱上陈玄青,但陈玄青却会在反噬的一瞬间,丢掉所有对帝舒的爱,并转化为一种恨意。

    如果情况到了这种地步,那帝舒如今的行为……

    “哎……”

    鹊官叹息着摇了摇头,她太了解帝舒了,一但得到后她就不会在懂得珍惜。

    “殿下啊……”……呼……

    在一片黑暗之中,太一摸索着前进,并渐渐的找到了一束光,随着他一起在黑暗中走出的还有鬼车与蝉祖将臣二人。

    三人走出黑暗,入目的便是一座黑漆漆的山洞,这山洞的墙壁上刻画着各种奇奇怪怪的生物,又辅佐以文字介绍。

    太一转头看了看,随后发现了一个石台,而这石台之上则摆放着一个布满灰尘的卷轴。<p>太一上前拿起卷轴后轻轻的抹去了上面的灰尘,就见一排模糊的字迹逐渐浮现出来。

    “万兽卷—总纲?”太一忽然想到了什么,这不就是万兽老祖在万兽卷中提到的总纲嘛,原来这就是万兽窟。<p>“以我对苍辉那厮的了解,他为了防止我去找他,必然早就在此设下了埋伏,阻挠我等前进。”

    将臣说着逐渐的走到了一面墙壁前,只见其右手用力握紧成拳,直接一下打碎了石壁!

    轰!

    石壁在顷刻间倒塌,并露出了一条黝黑的隧道,将臣目光一凝,就见这黑暗中忽然闪烁起了一双血色的眼睛!

    “吼!!”

    伴随着一声龙吼突然传来,一条巨大骨龙的身影突然浮现而出,这洞内极为宽阔,估计有三百丈之宽,高度则无法推测。

    不过即便是如此,那骨龙却也伸不开身子,只能被卡在通道里,其手脚还被锁链锁住看起来就连伸个抓子都极为困难。

    将臣见此一笑,“妖祖境界的遗骨,还真是好大的手笔,这相当于大乘期的人类修士了,以我现在的实力恐怕难以与之一战。”

    “但你知道嘛,主人,这骨龙的炼制手法,乃是尸道中的骨灵派传承,苍辉那厮定然是窃取了我的尸卷传承,才炼成了这骨龙。”

    太一血色的双眼,“尸道手段,我也会,想破这骨龙倒是不难,说不定,还能将其炼化后为我所用。”

    将臣愣了一下,“主人您,说的是真的?”

    真的。

    方法是真的,只不过太一没有一点修为,所以这只限于方法,而不能作用于实际。

    不过,太一已经收到了本体的回信,他已经了解了此地的情况,这里很有可能就是本体所说的,妖族发现的那处万兽窟。

    ……

    感谢筽荀大佬的打赏,虽然大佬说他打赏的不用算入加更里面,但我是个有原则的人。

    @( ̄- ̄)@说十块钱一章就十块钱一章,这是在我还完这些之前,还完之后就是二十块一章,如果还不完,那就当我没说吧……

    让我看看,现在一共欠了……八十七章!

    啊?

    ▌°Д°;)っ

    在线三级片视频

    张家宁

    ---<p>慕容山庄大厅里,慕容竑正在和黑莲花主汇报自己近来为黑莲教所做的一切。

    黑莲花主慵懒地靠坐在太师椅里,似乎对慕容竑所汇报之事提不起兴致。

    慕容竑偷偷看了黑莲花主的脸色,有些不解。他暗中打听到黑莲神教上头正在追究与魔教结盟失败一事,作为主要责任人的黑莲花主却没怎么把此事放在心上,仍是一副悠哉悠哉的模样。自从上次利用“毒行千里”诱捕青风恶贼计划失败后,黑莲花主更是对捉拿青风恶贼一事不闻不问,仿佛与魔教结盟失败一事与自己毫无关系一般。

    慕容竑腹诽道:“难道他已经找到了替罪羔羊?该不会是我吧?”想到这里,他不安地再次偷偷看了黑莲花主一眼。

    就在这时,有仆从报告说邱劲冲求见四公子。

    慕容竑正要让人将邱劲冲赶走时,黑莲花主发话了:“邱劲冲是何许人也?”

    “是属下的一位朋友,雪花派的门人。”慕容竑如实回答。“雪花派?就是魔教处处为难的那个雪花派吗?”黑莲花主问道。

    “正是。”慕容竑应道,不解究竟是何事突然提起了黑莲花主的兴致。

    “没想到四公子和还和正派人士交往甚密。”黑莲花主嘴角一勾道。

    “不,他也不算是属下的朋友,只是属下安插在雪花派的一个眼线而已。”慕容竑赶紧解释道。

    “眼线?如此更好。快让他进来。”黑莲花主说。

    慕容竑只好让人放邱劲冲进来。<p>邱劲冲一进来就发现了坐在主位上的戴着面具的紫袍男子。只见平日里高高在上的慕容四公子此时也只能低声下气地站在他的一旁。邱劲冲暗自猜测此人的身份。

    “小人邱劲冲见过四公子。”邱劲冲向慕容竑拱手作揖道。

    慕容竑说:“劲冲,快来见过我们黑莲神教的黑莲花主大人。”

    没想到眼前的这个贵人竟然是黑莲神教的五大护莲尊者之一的黑莲花主,邱劲冲心中大喜。他一直在为慕容竑做事就是希望有朝一日可以攀上黑莲神教这棵大树。他恭恭敬敬地朝黑莲花主作揖道:“小人邱劲冲见过尊者大人。”

    “你是雪花派的?”黑莲花主饶有兴趣地问。<p>“小人正是。”邱劲冲恭敬地答道。

    “听说你一直在为四公子办事?”黑莲花主问。<p>“小人为黑莲神教办事一向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邱劲冲道。

    慕容竑闻言看向邱劲冲,心想:“好一棵墙头草!”

    “那今日前来,是有何要事吗?”黑莲花主试探地问。

    “是!小人想报告四公子《天下奇毒大观》极有可能在雪花派。”邱劲冲边说边注意着黑莲花主的表情,果然见他对《天下奇毒大观》极为感兴趣。

    黑莲花主问:“《天下奇毒大观》可是那本记录各种毒物解毒方法的小册子?也就是数月前百毒神教想和我教结盟,我教要求他们准备的结盟信物?”那次结盟不是黑莲花主负责,他对此事并不了解。

    “是的,尊者大人。”慕容竑道。<p>被慕容竑抢了回答,邱劲冲赶紧补充道:“百毒神教现下正大张旗鼓地寻找它。”

    “原来百毒神教这几天这么折腾是在打《天下奇毒大观》的主意!”黑莲花主说,“你小子本事不错!本尊让四公子查了半天都没结果的事居然被你查出来了!”

    慕容竑暗中瞪了邱劲冲一眼。

    邱劲冲见黑莲花主赏识自己,心中得意。

    黑莲花主又说:“那你赶紧确认下《天下奇毒大观》是不是真在雪花派,然后第一时间告诉本尊。”

    “小人遵命。”邱劲冲道。

    黑莲花主对慕容竑说:“让四公子你去抓青风恶贼总抓不到,那就给本尊把《天下奇毒大观》找来将功补过吧!”

    “属下遵命。”慕容竑应道。

    黑莲花主嘴角一勾,心想:“既然教主非要把那责任推到我身上,而这青风恶贼又这么难抓,我又何苦吊死在这一棵树上,不另谋出路?上次为金钩公子解决了炼药男童的麻烦,他就已经有意想拉拢我。若是我再拿到《天下奇毒大观》献给他,那改投魔教的前途将不可限量。”黑莲花主觉得金钩公子的顽疾既然与毒有关,他就一定能用上这《天下奇毒大观》。

    ---

    灵儿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在齐宅的客房里,小倚子正惊喜地看着自己。

    小倚子激动地说:“姐姐你终于醒了!你都昏迷两个多时辰了!你感觉怎么样?”

    灵儿慢慢记起来先前发生的事,忙问道:“齐阳没事吧?”“六哥当然没事啦!姐姐你感觉怎么样?”小倚子又问。

    灵儿在小倚子的搀扶下慢慢地坐了起来,说:“我昏迷前感觉好晕,寒气从脚上的伤口传来,感觉越来越冷,冻得全身经脉都好疼。”灵儿想起当时的感觉,不禁抱了抱双臂,继续说:“我应该是中了寒毒。”

    “那现在呢?”小倚子担忧地问。

    “已经没有寒冷的感觉了,就是身上有些乏力。”灵儿试着提了提气,惊讶地问,“我的寒毒已经解了?”

    “太好了!姐姐真的没事了。”小倚子开心地说。

    “可是这寒毒极其难解,传说只有《天下奇毒大观》才有记载其解法,我的毒是怎么解的?”灵儿问。<p>小倚子说:“姐姐服用了解毒丹药,然后六哥给你疗伤疏通了经脉,五哥还请了大夫过来。大夫也说姐姐已经没事了,为姐姐包扎了伤口后就离开了。可是姐姐昏迷了好久才醒来,我好担心!”灵儿抚摸小倚子的头,歉然道:“抱歉,让你担心了。”

    小倚子羞赧地说:“没关系啦!姐姐没事就好了。”他想了想,又说:“不过六哥真是被吓坏了!我认识六哥这么些年,从没见过他如此手足无措,更没见他落过泪。”“你说齐阳怎么了?”灵儿又惊讶又感动。

    “啊!没什么!”小倚子忙捂住嘴,这可不能说,会有损六哥在姐姐眼中的男子汉形象的!

    灵儿见小倚子如此也没再问,她无意中转头看到床头矮柜上有瓶丹药,便拿起来看了看。

    看着手中红色的小药丸,灵儿问小倚子:“这就是我服用的解毒丹药吗?”

    小倚子也不太懂,说:“是六哥喂你吃的,我也不知是不是。”“这只是普通的解毒丹药,根本解不了寒毒。”灵儿皱眉道。“毒都已经解了,姐姐就别为此劳神啦!我六哥是不是神通广大呀?”小倚子骄傲地问。

    灵儿心想:“难道《天下奇毒大观》在齐阳手中?”

    “姐姐,你还未用午膳,定饿了吧?我去让小旭安排一下。”小倚子说完就要离开,便见到齐阳走了进来,小倚子开心地说,“六哥,姐姐已经没事了!”齐阳微笑地说:“甘姑娘没事就好!”“你怎么又喊我‘甘姑娘’?你早上不是叫我‘灵儿’吗?我都听到了。”灵儿戏谑地说。

    齐阳脸一红,垂眸解释道:“当时情况紧急,是在下失礼了!”

    “我倒觉得你总喊我‘甘姑娘’太客套了,不必如此见外吧!”灵儿微笑着说。<p>齐阳偷偷抬眸看了灵儿一眼,见她没有怪罪自己的失礼,松了口气道:“在下明白了。”

    小倚子适时说道:“是呀!六哥你和姐姐都这么熟稔了,就不要那么多礼了。”

    “齐阳哥多次相救于我,若你还这么见外,我怕自己承受不起。”灵儿说着,小脸微红。<p>齐阳先是被“齐阳哥”三字弄得心跳加速,然后又听到灵儿说自己多次救她,紧张地看向小倚子,不知他有没有乱说话。

    小倚子被六哥一看,有些不明所以。

    灵儿见齐阳没有回答,便抬头看了他一眼,就见他神色复杂地看着小倚子,小倚子则是一脸疑惑。灵儿问:“你们怎么了?”<p>齐阳忙转回头来,道:“没事!姑娘可还有哪儿不适吗?”

    灵儿摇摇头,说:“倒是你脸色有些不佳,是不是哪儿不舒服?”齐阳一时忘了灵儿是个细心的大夫,在听到她苏醒后自己竟未易容改变脸色就匆忙赶过来看她。齐阳微微垂眸,在想如何回答更好。小倚子抢先说:“六哥,你适才为姐姐疗伤不是……”齐阳忙用眼神打断了他。

    “小倚子,你说什么?”灵儿忙问。“我……”小倚子想回答,却又看了看六哥,不敢再开口。“你不知什么叫‘言而有信’吗?”齐阳看着小倚子,冷冷地说。

    “我知道错了,六哥。”小倚子低头道。齐阳深深吸了口气缓解身体的不适,没想到适才对小倚子动怒,触动了内息,竟然引发了体内的寒毒。他转头看了看一脸不解的灵儿,对小倚子说:“你不是要找小旭准备饭菜?走吧!”说完,他率先走出了客房,脚步有些匆忙,他不想让灵儿察觉到自己的异样。

    小倚子只好跟着齐阳往外走。

    晚上让你吃棒棒糖是啥意思

    吴新韵

    一声声惨叫不断刺激着梁将军的神经。

    他怎么也没想到,情况居然一下子恶化到这个程度,明明上一刻,自己距离距离美人已经触手可得,怎么突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正当梁将军志得意满之际,突然远处传来了阵阵的惨叫声,都不用仔细听,就知道是自己士兵的声音。<p>这还没完,紧接着,惨叫声越来越多,离自己也越来越近,很显然自己的处境也越来越危险。

    一旁的王副将此时早已吓得魂飞魄散,连忙拉着一旁的梁将军道:“将军,好汉不吃眼前亏,咱们撤吧?”

    “可是……”可是梁将军依然拉不下脸下令。

    一旁的王副将看出了梁将军的纠结,连忙大声命令道:“来人,保护将军!”

    说完,便拽着梁将军向庄外跑去。<p>而在他们离开后不久,就看到李逍遥追着一群士兵来到了这里。

    没错,就是他一个人追着一群人,如同赶鸭子一般。李逍遥的逍遥派武功,在面对群攻时,简直不要太轻松。<p>北冥神功一吸一大片,就像触电一样,但凡有身体接触,一个连一个,谁都跑不了,此外凌波微步加六脉神剑这个组合,让他的威力不比加特林差多少,而且打的更准,机动性更高,被李逍遥盯上,跑都不跑不了。

    如此一来,原本逍遥庄众多护院加高手都难以应对的大宋军队,在李逍遥手中真成大送军队了。

    对方与李逍遥接触后不久便溃不成军,纷纷向庄外跑去,此时别说是财宝了,只恨爹妈给自己少生两条腿,想要尽全力跑在队友的前面活命。

    “快快快,快开船!”一路跑到码头,上了船的梁将军,此时早已顾不得颜面,虽然他不知道庄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他知道,自己的这支军队算是完蛋了。

    此时的他,只想尽快离开这处修罗场般的地狱。

    在梁将军的催促下,水手们根本不敢抗命,虽然他们并不知道岛上发生了什么,但看这样子,无疑是吃了败仗,至于说要不要接应队友,显然谁都没有将这件事当做一件事。

    而码头上那些士兵,看着渐渐驶离码头的船只,发出了绝望的呐喊,有不少人甚至直接选择跳进了湖里,想要游过去。

    然而,正当他们看着远离的船只恨得牙痒痒之时,只听“砰”的一声,远处梁将军所在的那艘战舰,摇摇晃晃了一阵后,居然开始沉没了。

    船上无数的士兵纷纷跳入水中,朝岸边游了过来,但更多的水手,则陷入到旋涡之中,葬身湖底喂了鱼。<p>而罪魁祸首的梁将军也不例外,他穿着重重的盔甲,落水之后,不管怎么也折腾,都几乎直直往湖底沉,掀不起一丝浪花。

    直到他临死前,满脑子想的都是,自己为何会沦为这个地步,他可是梁太尉的侄子呀!就在这时,岸上的人,看到那艘正在沉没的战船,突然从中飞出一人来,朝着不远处的一艘海鳅船袭来。

    只见他在空中挥舞着自己的那柄黑漆漆的长剑,一股十几丈的剑芒如游龙般的扑向海鳅船,一瞬间就将这艘小船一分为二。

    这场面,岸上的所有士兵都快看傻了,这还是人类吗?

    眼前这个非人类,自然是西门残剑了!

    西门残剑没有像李逍遥那样,通过轻功直接飞到逍遥岛上,而是跟着船只一直来到了码头处,正好看到了准备逃跑的大宋水师,顿时挥舞起玄铁重剑,毁了一艘又一艘战船。

    然而人力终有尽,大宋的战舰足足有十几艘,哪怕西门残剑破坏了几艘,依然拦不住剩下的船只四散而逃。

    上官飞雪、小竹等人乘坐的船只,此时已经靠在了码头上,那些残留的士兵本来还想抢船,却被小竹、郭定等人,再次杀了个大败。<p>再加上李逍遥等人从后面赶到,这些士兵不再负隅顽抗,纷纷跪地求饶,选择了投降。“郭定!”在码头与郭定等人回合后,李逍遥立刻叫住了郭定。“少爷!”

    “你立刻去陆家庄,告诉陆冠英,让太湖群匪立刻出动,给我吃了大宋的这些残兵败将,若是有一个漏网之鱼逃了回去,我拿他试问!”李逍遥恨恨道。

    “是!”

    看到眼前逍遥岛被糟蹋成如今的模样,李逍遥就恨不打一处来,誓要将这群连土匪都不如的军队全歼!<p>“你!出来!”李逍遥一眼就瞧见刚刚游上岸的王副将,看得出来他在这支军队的地位不低。

    甚至李逍遥都没有用什么不善奔跑的法子来筛选,打眼一瞧,就属他的盔甲最好看,他地位怎么可能低的了?<p>而被李逍遥叫住的王副将,此时都快恨死已经葬身鱼腹的梁将军了,要不是他盔甲更重,水性差,此时怎么也轮不到自己来承受眼前这群人的怒火啊!

    “大侠神威,小人有眼不识泰山,实在是罪该万死啊!”王副将此时顾不得体面,连滚带爬来到李逍遥面前,一边磕头一边认错,这态度要多好有多好,完全没了之前豺狼般的面目,如今更像是只乖巧的家狗。

    “谁指示你们来的?”

    “都……都是梁将军,哦不,都是姓梁的那个王八蛋见色起意,贪图庄内美色和财货,才下令攻打贵庄的!当时小的费尽口舌阻止,可他是梁太尉的侄子,平日里跋扈惯了,小人根本拦不住啊!您看在小人也曾为贵庄说过话的份儿上,饶了小人一命吧?”

    面对王副将的恳求,李逍遥没有丝毫的表示,反而略作思考后,又问道:“你们本来到太湖来是做什么?”<p>“梁太师因为太湖匪患猖獗,水师清剿不利,特让我禁军水师前来剿匪的!”胆小如鼠的王副将,此时如同倒豆子般,知无不言,要多配合有多配合,尤其是看到李逍遥越发严肃的脸,心中更是忐忑不安。

    然而,李逍遥此时之所以如此严肃,主要是因为王副将所说与他的想法,大相径庭。李逍遥一开始以为,这次大宋军队袭击逍遥庄是有人借刀杀人,可听王副将所说,似乎真的只是因为对方的将军临时起意。

    “难道真的只是意外?”李逍遥在心中反复咀嚼道。

    美女肛门

    寇慧萍

    ljyu98hivvqopqn9agjsecp0ezvzktraesundivyzrb+ohe6c0botleue08jd8tl0ut7g31liehlp

    9tup9gxjo+6ec3qighdtblcxiboyzpkf9hsdqsnvcrkb1+ukardu1kv0fhn9ucuz6q554yj017tasgu4rr+qzpntfs1sn0st1e5n33j1cvv6yvt87g8+utfjvrdtzfisn6gbypeej2zbisquvx0gd9zohujyu+eynu+ixzl0rnjhk5gicq8h7zdn4vhfjlpunutzxvprv7lcvtobyfck+b9vg42hpkief0n7chxc6gc6raz5i3zdrqfdepelbud53+9i7setfpzkvrzy3+21q7ruldgxhxanzranbs4u3esyngaudktxhsdkfuhyzyy7b7d8hzajx8zcv822okti39uqzu9zgizgbfy07xyfzbzd2f+qcr7y0b70ezpv6a38jnpbtsxyauos36u8y5loaj3drsyrlv0iesute1rqld8dtlqcan3x79cvjrzebatzgdugtixvds5g+ie9ra476vjis6rlbatxy8kacpebqa2ceuht5rk7oqvz3xu4sd3vj67dyvaou8becrhleaudjarthkag3s+b72yohqj26gcfvehvi4y0kpl9kcrjsjkdqaunalrkitqc5ki2ru9o2uq59pttkrydof+txpygqs4rgll4vzg9hc15rgd64aylzyqkcdub4alz4b2bzjjbtgzoscj6rdgxktpqeeun2ynlyvu+6qsugo07lk0bzrofgc3licixjua3ya95cfltxleaziddlylnv6xcb8lnz3kcffo7fb43sh6bf44ah4ertkeant6apfbvt629l+sj0phopxoqg8qvhh9ctuv8od0i+4fjlrrogpzr5zpva15xrjga3ereul37xgc9e13sr3ygptiudqpqxo9rkzpnjneilhdudetvn933yuybxeynfuxeexdbxr1eqbek4cvxii8ffj5iyjivc3pg6cgucpislfgsgqynqlsjdikpdgbk1g4i0tz5shxy6cfr0o6glgq6lnoloy7pi26eqdxpe0lvgce75xot97cfbc3du7bd6xxshcldp9ba3jpekphp0tnclsbkkqbgt2f6dvrq65gziuukc2fxlydb73uhgfkqqftp2ovl17lqd3208qaqshzi94vggv0hs+oxzgoj6ovlj1zpkdfb1tdoatpseciz1hi4yoaq8z0ka6qavbq8iszevxiszzdekidggzpg9vdhbk0b6tezurr0cbzf+kxxf4iplptde+khh4pillxcbnken99tkbjuyjrxl8i1n59uq5abxqe75yq3dknr3sgblzvvq0up6ia2yc5d0gpeen1g4ljs4298cdj9sg1or+7c8krhxdynafblq+iphtf5zbsjksrgftnurnvha0q1hssg4uvgf1nbyhja4sxeh1pbibjbphoxqq7+nzka2rgc9piecd6k2vhe1jal2acbzck2jx3fvieal9uzo5hegnkduhfzhchcd3kt6hevj5hzadukyjj+nd7y5p8bzr4ei+0jlqs+5ice2itkufs+ixrxd4jp1s5vksv4rznupurlgr+gcihgxebjoak3egbpczhovkp2ql+xu+pqbleff0v1kgkfvtqfz7bcsbvdcbg2n4cx+hvbhzuyrzf0syyadfyhoarjehc8phu9416lb9gdjavytdbolsq7gcx49iura15yf9vy69+jfufgici9vloxtapylkpczea4hpqjd2kbbtx5cxkose

    +6gru26ukx1+rssu1blrysud+okbdb6digxn6eop0dc0bu8xdeejnhee9hrlcshfg1vod+taq7rpckuoup9nlyaejvyc859cv3qejnsxzgv4ekgxork7a7qzsbhffn44veea6cukpt0jqth176xfguph09rng0ddg8albclbhvdiectzx9koyhb9op1t8kr91xxrost9avqvpx91du1p+08jfryqqrzt72el8gkaodoa0pcrdsgr7zv4hr5avtncyzhocxqgn6uvphrs7dyxtlvzllro9stgscai5uhhntt3zzl5o7apvgdjopsjop+p2xu3y07sgdcufq1reasypn5ocvohila0pyyirncppqz97uhdzgh5egarspvsfz2rofov2aldadyur50tgsn9p2n3y60jzklhuhlkku

    b6igjvqxhsrpa8b8sboboake4cxzrckxh5ryk0ntj5hfgynyo4kldj9zp4ux3tkui2daefscby9llrq4qxd6l5oknue3ck3xzpbdlkugyseeldf6nsy2vj4xzus92vdtgg1hti0knesxl1euy2dedxxaxd14n+psklotaxohpu1qrp9xk8ldzctvv

    4kfnhq+g4bcxpudn4hf1vbibu71dalrs2pkoznbyvi5d7kfddpbli5ehoscg1dpelnufsxgquzcavthdyn7hktpkeopdkixrpl7ud6voubgx1decsqdctdl95jhz9tdnfx+gvhddrtcazap6y5oqvrnvkd070rui7jdblkyv6txj8nenxqo3uirfzf+ngoz9vcpivt2asnks91qqphgrlogfi64ga0y05juxjlolcxn8zdq6zbbvya+nouzksb+avdkfneihu7cyau2vcktovntlzacri5ytovkk7b+eyy0kitqqa0ctqgzpuyyzgbjk5pdyev5vc0gshcr6hkkuffnpfsdpsqkr4f31v1hjy6ave6jik2ff9tebt2n+i6ucvsadqzhrzzck+753cztv7ps+yx96ls6cau7kui8xzz41tesyjkdntgygp1rgyqsbt4zjc4cdssip1l76sklhr1np0h2jtxxp3gdtgl2tloaypx7bkv7+xhft+5ycblptftu0ryhcuqb4el11v0vir2pjarosktal5+aggy4xon5yfcj0qyyl+e29p37uyyhddgrojudtjdgn6dqrdhpqba65tygadbeynfgtjgku1uvo4opeji2lpdcykfffznkjegczdbqengbplrr2y0gti7zqzorqbuxbzs6vzys6bfadulgtyvyyzlgiu3q5av8okbukn6qfaoiqk4pezfjpn+gnatdgp5lrzhxnfdtv0ysfezdj10jvjpure+qkluynd9yelvf7ttnlbl7pka5iqbqz4ry4uee8zdfihzbk8ee3ztlecy7gsilnutzvqpvutc3ilrx+x+

    opajkdrnzxziv9x3etfbqqxfd5vphzzxgnjbfahig5gkrc9dsyfheipgpyvh49sx1eojuf0kb5+4bqht6qjq+segl6x3xlzbese1x80ayz35u04qjoajfdx1ojlnq8dpdj5i4vfelvsnppjukbqjcxbk6+yzaeq6erefo3pltekjekry4cbcao1bvr3hya6k2faiv9lliqggo1siv6603yubennqgh1dodojjj5a2sxb3a3bdcaea0roigf9fer6hg6etslt4ld9qiup7y3v8lb3gtuksrjbyforddja+iodvtpivbayn+hxzcrf22igffo780ysikopthr7uvkip3bsyqy83f1sv6nkon0abi3sasxo9uol52cijujhk4j5xyxpfrnhagy4ia80s9fjk7pbe73cqxfijr4pfehak9v1+nvpa41bpk67nvkgsilhb5t34y13qzepd0srgys7nbh3j8nls+ls3uebndni6hclsjldnzhcsid22vojieazdgaf16h+0yzfdqhkkxozeniuneyq5vy7e5zuvtouzeja6sdf8q+3ldu9rcyi0nfbjgzbljb8t7i8pkifu1ry9djtpolrkbuikhotpbbeye4k6aog+7ufssgifdnphu+9urdsx5vigtlk0ylx4daurtagyovhyn+2heuc8b0dlvdoqsayskgov+vryhvrsniqxogz+tpr8bsysfcv4kir8dtqndor3zagzr2u9olo4zpvu0ye+ob3oetphiklvuijsuhbj231rjskzorpphpdurnl0xexg1khtvyn2vazujsjsk+a96dbpu3u8betqah1chofyittyf+7oklqijxzdevoarj0adhcxloqknfiheb7qj6lx1rrro6y8ck85bykrvslr47rorxy5y3v90yz2ecuicb4vj36scfzk6qfvi0fao2bxpqi+d31djdzj1uhy4lpu9yzted9ganizro4jfofo92hgqkc8ov+ta4vgc+xerpz38rjax8zbc8ipvnffnqeojitfkjln5bgh782ylzrpboxyy7hdsgr

    +bxchyctubzled0zq3ekzu7vepqvgssvjzyoyhjua+tlejet2xqgozplvga3ff6etrk+lptpcydhqgfuvncqn6asn33zqkvn9j9qxvyybyrvbojelveuvx9qjic7orrtocjbia+cu6hj2n8ud27lpbhsz+8uhrl1eznjzatnfslooz1xah0ookfypsh7entrgyrnsqrj11vpsx3n6++rzboyubylhudshhk1hs2ajj+32ixendhpch4ghno6utxqx4lye3ckgy1blcgs1aby72vds5bu9ueknezan3y6rn99glvazehpuisynknceprprq2ujdgyj89+g2evjfc3d+cjrzpdzhc+hhoyttpchrhpdflgqnuszaugca6fnugtpivr7kna6flvulelsaxvly75xaycle588uvok4tbvsaostecpr1j9iivpokjlfagpgh8ddqq5lex4yoiggdkya1sesv6xp5rcfjhjpspy+aokeqyvqgrjo55xbo9czfuqqnyc2hdfyvzvb5f4lpxedozs4jtcv5ach4gczifhtd1ypn4yjvvjbkixu5g+fsfzn9pynxish5lttqdvvq0d5eq6z47h5uo+l5vuk76vltvy5gn8qv2u2cl0rb10oizikdlihrs0z4jujdookcs9oxnbfqjs8xnnavnblxqnve+k7elyu+nlzelritjnhchadnr+ir7pvntv71pub+t0drgoyndpidjpjcdl815eanuhrpsvavukasxvtp6hre6knkheri0zvnfyx3x4v8jru9kszijk6kll1j+5d8kt4rtvh5jfd0f0uir+hlpd+8bjubzof+dxovpspc7dzu9bbiouyntg48cxodxuck6t3jqhryjguenp893oyz20bsuk8ekgp4s0uc3ty0gduclztd24ojjfefzk8ekyt4iy4oqp4jqv79ka+ecfrais6jedjgtokg2tej+lpz+h0st6zkxu07klfiajhlnclj4dxzqyxbl9yt8piegdg9fcpkb1zyfp7zcizitnvpsdtplyca2v6png+9oqor+tfzju8qj5ttqaq+za68sre1tj03kvaaxyv9e2j19+bgkshxpcys9pxzf99jy5qndv+ieupu4javetl8klzxpgb+ljxdlcphosftqaqlq5voats4pqvvazf2ydeiuepouigticxx2n2ashhsqajplxoji4281f72fsrhjoye0n9iu7f+2gcgaohgy0uf6ho63pdupqsdoniburh5tiocqpfyh8ia00a9uc5euqb2jkxut4+axaduhi30yrvfoaksld9+lbjyqnhrz1jujo9upzuc3+ghvhir8ensdvtzyi+yd7ki9ydkeqijhzjxcjk

    aeui1sjlz9eapvfdvbdr1t4uprznvqqke2lt1nqldqyb8nnln1fjjgaunznkjoanglzqp1eupgs83o8a880yhatffv9+btuzvlicyyrikeviqenxlvgrjeqh4dhb01h5y+fqpiaqy7sbjhxc7i0vueozrbqxhp2jjrlyadcvy8le5hjlrnd2j9uqgnjnfe9zbp3jiks24ijjakrghffaj7untvrpdvvpqvaz+qnbxh5o2tzzsnuaavlvzvilzzvq7ikd6pb5dvclhqs2u641ipphqisyfx+yns9x7+odn3hy16of2kjnkb3arr+r1vgdhufgkdxo5sc3fpkae1cy9p2v9b5zdyoect7yplxy3icr0gigpzshsjaifcy9h1ufd73q1zc54zkuzkv6aazchpfrjc08ttjst1sfhaxbqxtbvlysnicjjxkf6xubqfvhon2b8eq24ohu6zrd1rzdfsi1hhqoga1ngpoz0l8uk7qhj+hxqtt8l8vrkkuekcrebzi7xc0h23rz55i8huljo9fprvsqv7o7sndnyuzji5fcvqfs8fjsdfnzfgxaub4u+7zsiq2gqrecv7gpbbi20yikvhjby+kbvydj0yjknhgf5pzxqjgntgupcacfjvzisj8+apn6xkflyxyhibbuyzks+aniri7ylvdblrjlkkvtuaovq2kdbogdvs0ydvfq5updfly9sjogt9yvjnghuc3zh6stpexgjre46jajxkffcgqeyqtt5xdqqev62l5s05z6dpjbir+vfa73kl0drhjbpa83xxdoxcdfru8vr+ydnxyhprb1skdqne1ub1u5ceysxa+xocrgb8dotevc6hljf93bp5yo1srhelosveb8vnggs2oxz3vvdc8nof++kuru45xbgczjzicgiuqaanxzdsieu6vaiq6bzjo8goztvvbkqq1rfu9rrfeqra5spignqlfpycarditnqcu24feunkhuasgcj37bvopt7n4gf2hcdca7rilg50c9sbpt2uxx4ikbz8fgx2opiv2alhdji+9igb4blspavkitglxfd4dhy9zq5rg2s5a5nr7vpl+ikvibp8vyitlzb6xnaffcpo5u7yffdjo+uhszy5lpe4frcta5f3l2+rkdp5adtd2jqlltcyxcyskxdhc7gn3itlcj3hx7pdvvlek+5vzd4opii1l3f6vfipuobujck0ji8bazsukx76du3oytstc5trxzfz4ryq==";

    docuchapterid="683893650&quot;dofkp=&quot;d2zg93l9ua2v5z9jdxoik1uvpae1ovjr0dfnqztzvfsu0ddtvtu1vrlzzucgi1kjclzb69ruexveurlby9d1nczrxr0rfl5bxz5rk80y5dvvpkthdpy3alzztg90bvvjk0zd1czjivbgxnba2og5qzur0dgpvzk0xafj5v1qrkzdozut3enz3k3lpc095qvavtkptau1boexjtffkttdty0v4c3rczfh6deiyv3dd0qyvvbtbkxr0perppenv0avffvknsrhfsgn2ujzknnelvahetjd3ae9vugd2rten1e9iigtyzntc1nzqysk=&quot;<p>dofens=&quot;1";

    varel=docunteryselector(&quot;enntentloader&quot;)

    elparentnodereovechild(el)

    樱花草在线观看播放

    蔡怡君

    而他身为文琳娘娘身边的侍书童子,是文琳娘娘身边所有童子中职位最高的,倒水端茶的事情自然不需要他去。

    所以清守现在大概有十二个时辰的空闲,清守这般想着,脑海中立刻就浮现出了一个清灵脱俗的容颜来。<p>“好久没见过玉兰姐姐了。”清守心中想着,心跳不由加速跳了起来,“那就去看看玉兰姐姐吧。”

    想到这里,清守当即迈开双腿,朝太玄都省外奔跑出去。

    清守所说的玉兰姐姐,乃是玉皇大帝所居‘太微玉清宫含德殿’的掌灯仙女,乃是天庭仙苑之中的一株玉兰化形,生的极为美丽端庄,温婉芬芳。

    在天庭之中,像清守这样的道童都是神仙们用天地精气点化而成,最著名的莫过于五庄观的清风、明月两位道童,清风是一缕清风点化,明月则是一束月光点化。

    天地精气被点化为童子之后,其形貌年龄是永远不变的,就好像清守,他是文琳娘娘用一缕山河精气点化而成,生来就是十来岁的形貌,而且也永远不会改变了。

    但在天庭的这些年里,清守与玉兰仙子的关系还算亲近,玉兰仙子常常将他视作弟弟一般看待。

    而且平日里玉帝若是给玉兰赐下什么仙果珍肴,玉兰总是会分清守一份。

    所以清守对玉兰的感情比较特殊,一方面将玉兰视作姐姐,另一方面,又有一点非分之想

    但是自从注生簿之事发生到现在,自己都一直没见过玉兰姐姐了,这倒让清守有些惴惴不安,玉兰姐姐不会出什么事吧?于是清守首先来到了太微玉清宫外,远远地眺望着那金霞弥漫之中的宏伟道宫。

    这太微玉清宫清守是进不去的,别说他了,如果没有玉帝宣召,九天玄女也不能擅自进入。

    如果说天庭是玉帝的办公场所,那么这太微玉清宫就是玉帝自己的道场。

    而掌管太微玉清宫的,是一位女仙,别号‘巫山娘娘’、‘巫山神女’,也叫‘瑶姬’。

    但需注意,此瑶姬并非凡间故事中二郎神的母亲,而是炎帝的女儿,故仙籍注为:天帝之女,名曰瑶姬,未嫁而死,葬于巫山之阳,精魂依草,实为灵芝。

    所以成仙后封为‘巫山娘娘’,领‘太微玉清宫中舍人’一职,执掌太微玉清宫职司。

    清守静静地守在太微玉清宫外,只等着那个时刻到来。

    就这样过了一两个时辰左右,只听前方一阵欢声笑语传来,随后只见到六七位衣着霞彩,身披素云的仙女谈笑间款款走出宫门。

    清守看到这些仙女走出,当即快步跑了上去。

    “诸位仙子姐姐。”清守连忙叫了一声,前方的仙女们脚下一听,俄然婉转过来,目光浅浅地看着跑上前来的清守。

    “咦?这不是文琳娘娘身边的童儿吗?”一名巧笑倩兮的仙女笑着说道。

    另一名淑惠娴雅的仙女也笑道:“你不在文琳娘娘身边伺候,跑这里来干什么?小心被天兵抓住。”

    清守朝众仙女拱手一拜,笑道:“我又没有冲撞道宫,天兵抓我作甚么?我只想问问诸位姐姐,又看到玉兰姐姐吗?”<p>“呀,你说玉兰呀。”一名高挑清丽的仙女道:“她跟中舍人告假已有三月有余了。”

    清守闻言大惊,“告假三月?为什么?”

    天庭仙女请假,只要有替班的就没有任何阻碍,随你请多久都可以,但在请假的这段时间里是没有任何俸禄赏赐的。

    “这个就不知道了,你自去玉兰苑问她咯。”高挑清丽的仙女摇头说道。<p>“怕是难哩,上次薰衣去见她,她都闭门不见呢。”又一名仙女说道。“多谢诸位仙子姐姐相告。”清守听着她们如此说,顿时心急如焚,告辞过后便跑了出去,玉兰姐姐不会真的出什么事了吧?

    这些仙子们看着清守离去的背影,在短暂的沉默后,又开始议论纷纷:“你别说,玉兰还是第一次告这么久的假。”<p>“不会是生病了吧?”

    “在天庭能生什么病?”<p>“会不会有什么事?”

    “不知道呢。”

    而清守在一阵飞奔之后,终于来到了三十二重天,这里是所有天庭仙官居住的地方。

    清守来到三十二重天后,一路直奔仙女们所在的宫阙居处去。

    当他沿着熟悉的路途来到玉兰苑外时,发现这里极为寂寥。

    平日里这里虽然说不上门庭若市,但至少经常有别的仙女来往,找玉兰玩耍。

    但是现在只见到玉兰苑前房门紧闭,门前也时许久都没有人气了。<p>清守见此,再也顾不得许多,立刻伸手在院门上敲了起来:“玉兰姐姐,玉兰姐姐,你在吗?”

    苑中没有任何回应,清守继续敲打着院门,但里面还是许久都没有回应。

    清守心里越发焦急,他开始猛打院门喊道:“玉兰姐姐,我是清守呀,你在吗?”

    这时,就在他话音刚落的时候,院门突然开了一条小缝,清守微微一怔,随即连忙问道:“是玉兰姐姐吗?”

    “嗯”院内传来了玉兰柔弱温婉的声音。

    清守大喜,但很快又问道:“玉兰姐姐,我听说你告假了?你没事吧?”“我没事”玉兰仙子低声回应了一句,随后问道:“清守,就你一个人吗?”

    “是,就我一个人。”清守点头道。

    随后玉兰仙子将院门打开一半,道:“那你快进来,姐姐有话对你说。”

    清守心中暗喜,当即应道:“好。”随后便侧身走了进去。

    ‘嘭’玉兰仙子立刻将院门紧闭,这时清守才转过身来,朝玉兰仙子看去。

    她依旧是那么清艳绝俗,美丽端方,但是她身上却穿着极为宽大的衣袍,显得和身体有些极不协调。而且,与以前印象中明媚娇艳的玉兰姐姐相比,眼前的她似乎满目忧虑,眉头紧锁。

    “玉兰姐姐,你这是?”清守疑惑地问道。只见玉兰仙子看着清守道:“清守,姐姐一直待你很好,对吗?”<p>清守点头道:“是啊,姐姐对我就像亲姐姐一样。”玉兰仙子又问道:“那如果姐姐有灾厄,你会帮助姐姐吗?”清守闻言,虽然内心疑惑,但还是毫不犹豫地道:“会!玉兰姐姐放心,无论有什么危险,我都会保护姐姐的。”<p>玉兰仙子闻言顿时大为感动,随后伸手抓住清守的手臂道:“那你跟我进屋。”清守整个人顿时僵住了,这一刻只觉得香风阵阵,玉兰仙子抓着自己手臂的柔荑是那么的温软

    “玉兰姐姐要做什么?我还是个孩子呀!”

    当玉兰仙子拉着心脏狂跳,满脸通红不知所措的清守进入屋内时,立刻将他的手放到了自己的肚子上。<p>刚开始当自己的手掌落到玉兰仙子柔软温暖的小腹上时,清守整个人大脑一片空白,气息无比急促,但是很快他就察觉到不对劲了。

    清守的手在玉兰仙子腹部按了按,感觉很是奇怪,怎么感觉有点鼓鼓的?

    随后清守将目光朝玉兰仙子腹部看去,下一刻他整个人如遭雷击,心脏骤停,脸色瞬间由红转白。

    “这这是谁干的!!!”清守无比失态地惊叫出声。

    玉兰仙子吓得面色惨白,连忙示意清守安静,随后带着哭腔对清守道:“你你会帮姐姐的,对吗?”

    清守听着耳边这句温软柔软的话语,和随即传来的哀泣声,他呆呆地站在那里,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他妈是犯天条啊!”清守心中无比的难受,难受的想死,但听着耳边传来的哭泣声和哀求声,他还是心软了

    “姐姐别哭,我我该怎么帮你?”

    免费无遮挡十八禁网站

    巩家铭

    这箱子里有什么他们太清楚了,从典当行里面拿的田黄石,玉佩,羊脂玉籽料手串可都放在这箱子里了,可是现在没了,就这样凭空消失了。

    还有这些药,李朝猛,德珍德宝二兄弟发誓,他们在典当行看这个箱子的时候,这个箱子里绝对没有这些药,可是李朝生只是往那个树林里跑了跑,然后不到一泡尿的功夫,就满满一箱子药,怎么做到的,你说这不是仙法,这是什么?

    三个人互相对视一眼,再看李朝生的眼神已经从族叔,大哥的身份,变为看神仙,看神明的眼神了。

    李朝生并不知道三人的心理变化,这时稍微休息一下道:“猛子,德珍德宝,还有堂兄。”<p>李朝生叫着,这时四个人连忙过来,李朝生已经对四个人产生了难以言明的影响力,而且四个人现在都不自觉的以他为主。

    李朝生指了指箱子里的药道:“你们把所有受伤的族人叫来。”

    “是。”

    听了这话,四个人连忙把分散受伤的族人都找来,这是李朝生拿起头孢对大家道:“这个药叫做头孢,是一款消炎药,作用是防止伤口感染,消除炎症,大家一人两粒,这样就可以防止大家晚上发烧,把自己烧死。”

    炎症的一种表现形式就是发热,这个时代的人对感染,发炎这些西医词汇并不理解,只知道被带铁锈的刀砍了,晚上很可能会发烧,挺过去,人就活了,挺不过去,人就死了。

    而李朝生最后那句就是告诉大家这药就是防止大家晚上发烧的,听了这话众人直接把药拿起来,扔进嘴里,用水送服下去。

    紧跟着李朝生把双氧水举起来:“这个一会儿用棉花沾着往伤口上涂抹,会起沫子,这样能把伤口里的铁锈以及其他东西清洗出来,这样伤口好的快。”

    “最后,就是这个了,这个叫做云南白药,止血圣品,双氧水咕嘟完了,就往上面撒一些这云南白药,很快就能制住血了,如果有的伤口特别深,这药品里还有一个红药丸,碾碎,涂抹上去就行。“来,这双氧水先给受伤重的族人用,然后再给伤势轻的人用。”

    听了这话一群族人就开始传双氧水,一个个好奇的看着一个族人用棉花球沾满了双氧水,往伤口上蹭。嘶~这双氧水刚碰到伤口有些疼,这个族人嘴角一抽,紧跟着忍着疼开始涂抹,一下一下。<p>“哎哎~真的起沫子了。”周围看着的人惊呼道,就好像碰到了新玩具的孩子,涂了一会儿,果然有黑色的东西被咕嘟出来,紧跟着把云南白药往伤口上一撒,瞬间新出来的血变得粘稠起来,慢慢的不出了,最后变硬结痂。

    “止住,止住了,真的止住了了啊。”

    “神药,神药,神药啊!”

    族人们惊呼着,然后用李朝生给的纱布把伤口绑起来,这个纱布不是啥新鲜玩意,他们也有用的,不过没现在纱布这么白,这么细。

    族人们开始包扎伤口,嘴里不自觉议论起手里这药的神奇,谈着谈着,大家就把话题引到了李朝生身上:“这样的药闻所未闻,恐怕是朝生哥从天界带下来的药。”

    “没错,没错,这云南白药的止血效果简直太强了,咱们上次跟邻村抢水,我这手让人砍了一下,那大夫花一晚上才把血止住,那胳膊包裹这么粗,哪像朝生哥这药撒上去就好用,就连谷子那样必死的伤都能止住了血,咱们要是早有这样的药,麦子哥去年抢水也不至于活活流血流死。”

    “是啊,是啊,反正我感觉这药不是普通药,咱们朝生哥也不是一般人。”<p>“那当然,咱们朝生哥那可是神仙。”“对,神仙。”

    ……

    一群人七嘴八舌,说不出的兴奋,李朝生听见了他们的议论声,并没有说什么,解释什么,这个年代,进行点个人崇拜是可以提升队伍的忠诚度的。

    李朝生乐见其成,就在李朝生好不容易准备休息一会儿的时候,另一旁负责看管土匪的族人那里一阵骚乱。

    “老实点,你她妈的老实点,你再不老实,老子劈了你!”“听没听见,坐下,坐下。”

    族人们大声的叫着,李朝生皱了皱眉头道:“怎么了?”

    猛子道:“朝生哥,你先坐一会儿,我去问问。”

    说着李朝猛过去询问情况,很快李朝猛回来。

    “朝生哥,那边有个土匪闹腾,说他弟弟受伤严重,需要治疗,真是可笑,一个土匪还想治疗,死了拉倒。”

    李朝猛说着,李朝生闻言站了起来。

    “带我过去看看。”

    说着李朝生走了过去,到了近前,就见两个族人拿着缴获土匪的砍刀指着一个年轻人道:“你给我坐下,坐下,不然老子劈了你。”

    这时年轻人却扯着嗓子喊道:“求求你们,救救我弟弟,救救我弟弟。”

    说着年轻人给族人跪下磕头,可是族人却黑着脸道:“你想得美,你们俩个差点杀了谷子,没杀你们都不错了,在敢惹事,老子现在就弄死你们。”

    “求求你们,求求你们,救救我弟。”

    年轻人跪在地上磕头,而地上一个孩子这时浑身是血,脸色苍白的伸手,眼中满是眼泪。<p>“哥,别求他们,哥你起来,别求他们……”哥哥听见了弟弟的声音可是却没有起来,而是更加卖力的磕头。

    “求求你,救救我弟,求求你们了,救救他,救救他。”哥哥跪在地上磕头,弟弟伸着手想要拦着哥哥,却无力的很,而周围族人就这么漠然的看着二兄弟。

    不怪他们,刚才还是打生打死的敌人,现在怎么说救就要救,救了他们怎么跟谷子交代啊?

    这时族人们虽心有不忍,却没有一个开口愿意救这对兄弟,不是他们冷血,而这个时代生存法则就是这样。

    对别人善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