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 http://ruyi-anytime.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一极性交毛片视觊

邓仪绍 40676万字 67750人读过 连载

第4215章:华笙抉择

江流看着眼前的出路,没有急着与华笙离开,反倒是看着华笙道:“这一次,我竟然不知道要怎么选了。”<p>华笙听见江流的话,没有回答,因为她知道江流的意思,不只是江流,包括华笙自己也不知道要怎么选择。<p>伏羲等待他们许久,不单单是来告诉他们,外面的那些东西哪里来的,还有他们的结局……伏羲还在提醒他们这一切有改变的机会,时空裂缝可以出现,自然也能改变时间,只是要怎么改写,就看他们怎么做了。

而江流与华笙所担心的,不过是新一轮的蝴蝶效应,现在出现的是蕊儿来了结这一切,变相的,蕊儿成了新的救世主,若是他们继续插手?

会不会变成他们与蕊儿的身份转换?甚至出现更多的变故,华笙还记得她为蕊儿最后一次占卜,是她孤寡一生!会不会与他们今天的改变有关系?

“我知道你与我想的一样……我们回去吧。”

“白染估计都等急了。”

华笙看着眼前的路,语气淡然道。<p>其实他们两个都有选择的,既然明确的是他们的死亡可以换来安宁,他们愿意,只是心疼孩子。

不过相比之下,若是他们改变了方向,江心蕊的方向也会改变,与未知相比,不管是华笙还是江流更希望面对眼前准确的未来。

而这个未来是他们的女儿的,孤寡一生总是艰难,但不是没有解决之法,若是换成其他的,华笙与江流也累了,面对一次次不断重复着的劫难,就像是一层层的小山一样,永远没有尽头一般。

既然避无可避,那就迎难而上吧,总之还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华笙相信她与江流可以安排好在他们离开之后女儿的生活。

妖界。

柳亭安的地下寒殿。

在一具冰棺的正前方,一道暗紫色的时空裂缝被层层封印着,波流涌动,像是随时从里面走出什么穷凶极恶的东西。

冰棺上盘旋着一条白色巨蛇,巨蛇双眼突然睁开,竖瞳朝着时空裂缝中,散发着危险的气息,随后只见时空裂缝突然快速涌动,结界也在震动,不等白色巨蛇有什么反应,暗紫色的时空裂缝中缓缓走出两道人影。

而这两道人影不是别人,正是江流与华笙。

“你们怎么会从这里面出来?”

白色巨蛇从冰棺上蹒跚着下来,一道白色烟雾转化人形,正是一袭白衣的柳亭安。

那双竖瞳是柳亭安最喜欢的,哪怕是他幻化人形,柳亭安也从来不会刻意的收敛,此时柳亭安的竖瞳中倒映着一身寒气的江流与华笙。

与满脸戒备的柳亭安相比,华笙与江流倒是更镇定一些,虽然伏羲已经提醒过他们了,时空裂缝中是迷宫路,但他们想过按照原来的路一定能走出来,没想到会直接从妖界的那道裂缝中走出来。

同时这也更加说明了,时空裂缝背后的迷宫路是互相连接的,只是不知道每一次走出来的结果是什么。“正如你所见,我们进去看了看,现在出来了,告辞!”

江流率先出声道,没有与柳亭安多说什么,直接与华笙离开了妖界,去寻白染。



最新章节: 第521章 再进书阁

更新时间: 2022-05-22 11:20:31

一极性交毛片视觊最新章节列表
第568章 小纪元
第567章 离开延星神庭
第566章 见死不救
第565章 集体悟道乱秩序
第564章 人族得救了【恶魔果实满五千加更】
第563章 护你大爷
第562章 这是神州的土地
第561章 有点跑偏
第560章 明心、善修
一极性交毛片视觊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三雷
第2章 黄仓自爆李雄狂恨
第3章 吐气成风呵斥为雷
第4章 猴子背锅
第5章 尿一壶给老爷尝尝
第6章 伪君子
第7章 绝世加持
第8章 引力斥力
第9章 活丹谱
第10章 齐平的神之一掷(求订阅)
第11章 娘子你真好
第12章 三煞吸灵阵
第13章 在溪边
第14章 最重要的是整整齐齐
第15章 夹道
第16章 动荡之因
第17章 召回
第18章 目标确定!
第19章 11·欲娶男妃(二合一)
第20章 认真做事
点击查看 中间隐藏的 57016 章节
第549章 地梦塔
第550章 蛇花
第551章 妖乱汴京
第552章 哥我怕
第553章 需要人手
第554章 初见收益
第555章 制作藏宝图
第556章 曙光(第三更求订阅)
第557章 我想说的话都攒着给你听
第558章 菩提树下的杀机
第559章 有何渊源
第560章 蜀山道君
第561章 嵩山门人皆蠢货千里迢迢挨骂来
第562章 西南之战
第563章 梳理剑法
第564章 给我铐起来
第565章 祭天大典(三)
第566章 情报网
第567章 再见主角
第568章 阴阳峰主【许新年】
小小说相关阅读 More+

特级毛片A级毛片免费观看 下载

陈美娟

盛西风是一个厉害的炼丹师。<p>有特殊能力的散修,通常会受到许多家族的青睐。<p>这些人有更多的选择机会。

如果让其他家族知道盛西风,同样会对盛西风抛出橄榄枝。

姬日天不是一个合格的说客。<p>以为靠着小圆圆这层关系,就可以顺利拉拢到盛西风进入姬家。

“他一定会同意!”姬月天信心十足。姬日天没有走,他准备留下来,看热闹。

“你不去找你的圆圆?”姬月天问道。<p>姬日天回道:“圆圆正在修炼。”<p>“盛师叔的炼丹房中有一个洞天福地出入口!”

小圆圆无意间说出这个信息。

整个院子中防护最严密的地方,就属炼丹房。<p>平时,盛西风基本待在炼丹房。<p>时间流逝。

炼丹房外面的气血外壳渐渐消散。

盛西风炼制结束。

姬日天站在一边看热闹。

他准备看姬月天的表演,等着姬月天被打脸。

这么精彩的时刻,怎能错过,百年难得一见,至少在姬家,他从来没有见过姬月天丢脸。

盛西风对姬月天的印象很差。

因为上次见面,姬月天索要丹方,盛西风不得不交出丹方,所以他很不高兴。

两个姬家子弟,盛西风对姬日天,只是不待见而已,但是他对姬月天,则是讨厌。<p>“找我何事?”盛西风面无表情,虽然讨厌对方,但是不能表现出来,至少要给暗中的护道人金仙一个面子,同时也是给姬家面子。

姬月天笑道:“盛丹师,我想邀请你加入姬家,成为姬家的家族供奉炼丹师。”

抬手不打笑脸人。盛西风很讨厌面前的女人。

当一个人开始讨厌另一个人的时候,对方做什么,都会十分讨人厌,令人生恶。

情人眼里出西施。

盛西风的眼中没有西施,只有厌恶。

旁边,姬日天充当一个吃瓜群众,心中大喊:“拒绝她!”<p>盛西风摇了摇头,说道:“我不想加入姬家!”

姬月天认为自己给出的条件,十分有诚意,招揽一个散修成为家族供奉,一旦盛西风同意,他的地位相当于普通家族长老。

但是姬月天没有想到,盛西风居然拒绝了。

“为什么?”

很快,姬月天认为盛西风想要更多。

“我可以再为盛丹师争取一个进入家族祖地的修炼资格。”

盛西风依然摇头拒绝。姬月天不解,难道还不够,她继续说道:“我还可以让家族金仙长老指点你修炼。”

盛西风说道:“我不想加入任何一个家族,当一个散修挺好。”…

姬月天冷笑一声:“盛丹师,你知道拒绝我姬家的代价吗?”

软的不行,准备来硬的。

刚刚利诱不成功,现在改威逼了。

太上无情剑意。

盛西风没有任何感情,眼中一片冰冷,直视姬月天的眼睛,一个字一个字:“什···么···代···价?”<p>此时的盛西风保持绝对冷静。

全身没有一丝气势威压,但是他的眼神中,暗藏杀机。<p>因为盛西风清楚知道暗中有两个实力非常强大的护道人金仙存在,只要他出手,一定会遭到护道人金仙的打击。

实力悬殊太大。

面对姬家的护道人金仙,盛西风没有一点胜算。

之前他对战玄仙散修,可以一命搏命,用几乎同归于尽的打法,拼死一个玄仙散修。

但是面对姬家的护道人金仙,对方一个指头,就能够碾死他。

盛西风不敢轻举妄动。咬人的狗不见。

此时,盛西风和姬月天相隔一米左右。<p>如果他想要干掉对方,轻而易举,可以让暗中保护姬月天的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盛西风有这个自信。

但是,这么做的后果非常严重,干掉姬月天之后,姬家的护道人金仙一定会报仇,干掉盛西风。

一命换一命。

盛西风想过最坏的后果,就是一换一。

但是他真不想走到这一步。

兔子急了咬人。

姬日天感受不到盛西风眼神中的杀意,因为盛西风只针对姬月天一个人。

暗中的护道人金仙姬九和金仙姬青,因为盛西风全身毫无气势威压,他眼神又只针对姬月天一人,骗过了两个金仙。姬月天有些颤颤,没有说话,因为说不出话。

盛西风冰冷的眼神一闪而逝,见好就收。

他只能骗的了金仙一时。太上无情剑意消散。盛西风恢复原样。

姬日天有些奇怪:“为什么姬月天一直不说话?刚刚还叭叭个没完,怎么突然哑巴了?”<p>盛西风笑道:“哈哈,多谢你的好意,我暂时不想加入姬家”<p>姬月天回过神,异常愤怒。很快,她认识到自己吃了一个闷亏。

因为暗中保护她的金仙姬青没有出手。<p>刚刚盛西风眼神中的杀意。<p>按理说,金仙姬青肯定会出手。

但是偏偏没有。<p>姬月天知道盛西风骗过了姬家护道人金仙。

她胸中有一口气,不出不快。

“杀!”

当场出手。

姬日天整个人都傻了,这是什么情况,他看不懂:“姬月天疯了?”

盛西风非常淡定,站在原地,一步也没有动过,可以说没有任何动作。

因为他知道,一旦他动了,暗中的姬家护道人金仙就会出手。所以盛西风没有动。任由姬月天的攻击落在他身上。

嘭!

一声闷响。

盛西风没有后推一步。

非常轻松接下姬月天的攻击。<p>盛西风肉身地仙,不朽境九重天的攻击,不值一提。<p>姬月天连续攻击。<p>嘭嘭嘭······

雨点般的攻击落在盛西风的身上。

地面震动。

金仙姬青和金仙姬九随时准备出手,只要盛西风敢动一下。

姬日天傻眼:“真的疯了!”

盛西风淡淡说道:“打够没有?”

姬月天叫道:“没有!”<p>嘭嘭嘭······

动静越来越大。盛西风转头说道:“姬小子,快拉走这个疯女人!”姬日天答应一声。<p>“姬日天你个王八蛋,居然帮一个外人对付自家人,胳膊肘往外拐!”姬月天彻底疯狂,大声叫道。<p>姬日天说道:“你才疯了

国产wwwww

陈玉玲

宇宙之眼的力量还在继续酝酿着,它的出现毫无疑问是针对着这恐怖的混沌生命而来,或者更准确地说是针对着这只进入宇宙世界的巨爪而来,正是因为宇宙之眼的出现,这只恐怖的巨爪变得谨慎起来,不敢再继续发动攻击,不敢向刑天下杀手,而是将力量对上了宇宙之眼,将力量放在了宇宙世界的壁垒之上,以求能够加大自身的力量。

宇宙世界之中容不下混沌生命的出现,那怕只是一只巨爪的存在也不行,它的出现会破坏宇宙世界的安定,在宇宙之眼出现后,在虚空裂缝之后的混沌生命仿佛也是着急了,不断地在努力扩大着虚空裂缝,想要将本体降临到这方宇宙世界之中。

可惜,那怕是宇宙世界本源意志给了它一定的帮助,但是做为混沌生命,想要进入宇宙世界之中也是不太现实,至少现下如此,因为宇宙之眼的出现在阻止这一切的发生,没过多久,宇宙之眼的力量已经蓄聚到了极点,瞬息之间,三千大道之力狂涌而下,直接对这只巨爪发动了毁灭性的打击,三千大道之力的落下,让虚空裂缝变得更加狂暴,让那混沌风暴变得更加恐怖,身处于虚空裂缝这中的刑天感受到了更大的危机。

“吼……”虚空裂缝之外,一阵可怕的声音从世界壁垒的缺口之中传到了宇宙世界,顿时,虚空裂缝四周的空间纷纷破碎开来,本来这里就有着浓郁而狂暴的混沌本源之力,但在这阵吼声当中,居然在迅速地增长着,让这虚空裂缝的环境变得更加恶劣起来,最重要的是当这股混沌本源之力的壮大时,同时也在驱逐着其他大道的力量,甚至可以说是在驱逐着宇宙世界的本源之力,驱逐着那强大的三千大道之力!

“该死,怎么会这样,这是在驱逐大道本源之力,这是在毁灭宇宙世界的根基,宇宙世界本源意志真得疯了,竟然敢无视一切的规矩,敢让这么疯狂的力量出现在宇宙世界之中,它真得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不顾所有宇宙世界生的感受!”看到这些的情况时,刑天的心中很是震撼,对宇宙世界本源意志的疯狂更加警惕!

在这样惊天动地的大变之中,几乎是所有宇宙中的智慧生灵都在观看着虚空裂缝的这一战,几乎是所有的强者都可以看得到虚空裂缝中的变化,在这样的大局之下,稍微有点理智的生灵都不敢肆意妄为,可宇宙世界本源意志却不顾这一切,做出了如此疯狂的决定,没有一点阻挡的意思,任由着那域外强敌的降临,任由对方撕裂着宇宙世界的壁垒!

混沌生命是什么,这一点刑天也不清楚,恐怕在整个宇宙世界之中的所有强者中也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毕竟大家都没有真正面对它,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混沌生命那就是域外的强敌,它的出现就是为了毁灭世界而存在,可以说它是所有宇宙生灵的公敌。而现在宇宙世界本源意志这个原本应该庇护宇宙生灵的主宰者,却做出了引狼入室之举,这将受到所有生灵的痛恨,因为他在背叛宇宙世界,背叛宇宙世界的所有生灵。

“不好,宇宙世界本源意志真得疯了,若是再任由它这样疯狂下去,我们所有人都要被它给害死,我们得阻止它,不能够让这个混蛋将那恐怖的域外强敌,这头恐怖的混沌生命放进宇宙世界之中!”面对着如此的惊变时,黑暗神魔不由地失声大吼着,此时他的心中有着太多的震撼,有着太多的愤怒与不甘,对方这简直就是在挑战他们这些远古强者的尊严!

“阻止,怎么阻止,我们拿什么来阻止这一切?黑暗道友,如今局势已经是一发不可收拾,宇宙世界本源意志这个疯子已经完成了它那阴险可怕的计划,一切都在它的掌握之中,别说现在那虚空裂缝的混沌风暴让我们无法立足,就算是我们能够立足,你觉得现在我们冲上去会是什么结果,以我们的这点力量真得可以阻止这一切的发生吗?”说到这里时,大力神魔盘尊不由地长叹了一口气,他的心中也有所不甘,他也在愤怒,可是愤怒没有用,愤怒解释不了这样恐怖的问题,在这种情况之下,他只有忍耐!

“等吧,局势虽然凶险,但刑天还在那虚空裂缝之中,只要他还在,那我们还有一线希望,或许刑天就是我们最后的希望,就是我们阻止这一切的希望!”

黑暗神魔吃惊地说道:“什么,盘尊你疯了吗,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竟然将希望放在刑天的身上,放在一个同样是疯子的身上,这真让人难以置信,要知道命运神魔都已经失败了,都不得不逃之夭夭,你觉得刑天有能力阻止这一切?”

对于大力神魔盘尊的意见,黑暗神魔很是不理解,很是不满意,他不认为刑天有这样的能力,不认为刑天这样一个‘蝼蚁’一样的存在,可以阻止这悲局的发生,在他看来这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指望刑天挽救,那就是等同于在放弃一切!

“我知道你的心中很震惊,我知道你认为这一切不可能成功,但现在刑天就是我们唯一的希望,因为他是唯一还生存在虚空裂缝之中的强者,也只有他还有机会可以插手这场战争,可以阻止那头恐怖的混沌生命的降临,对我们来说,现在只有等待,等待着一切的结果,等待着战争的结果,除此之外,我们别无它法,因为我们失去了先机!”面对着黑暗神魔的置疑,面对着诸多远古强者那疑惑的眼神,大力神魔盘尊丝毫没有为之所动,依然在坚持着自己的意见,依然认定只有刑天可以化解眼前的这场生死危机!

韩国中文字幕草日草久

黄佳玲

现在的任尔面红耳赤,燥的很,本来想戏耍一下酒中仙的掌柜,谁知道酒中仙竟然是一个卧虎藏龙的地方。

根本就不需要掌柜出手,人家代理掌柜就把他料理好了。而且,他好像还认识这位代理掌柜,跟他的师尊有交情。

任尔他师从一个名讳为满枝红的老神在在的修士老头,门派叫满枝派,门派所在山峰也叫满枝峰。<p>这些年头总会有一些门派喜欢找一个或者几个气派或者贴合心意的山峰当做自家门派的山头,像土匪一样占山为王。有些人看着这些门派山峰名字土里土气的,却不敢直说,因为人家门派“山大势大”,直说是会被打的!

任尔倒是没有亲自体验过,他本来想人家门派“山大势大”的,想来度量应该也是很大的,谁曾想呐,并非如此。

任尔之前想拜入的师门并不是满枝派。而是满枝派南面的那个。

那个的门派符合“山大势大”的条件,招收徒弟时还有模有样的,办起了比赛,他都已经比试进了初选赛,复选赛排队入场比试的时候,猛然听到,排在他后面的那个兄弟跟旁人聊天,他偏偏就听到了那个门派的山峰名字,真是难听的出奇了,已不便直说了。

任尔仗着自己的审美的拔高程度,不能容忍,又是心直口快的一个人,当场大声感叹了一句:“这山峰名字也太难听了。”

原本很看好他的掌门的弟子当即脸色一变,这个门派不符合度量大的条件,于是,复选赛他就出局了。试问你想一想,自家门派的名字和山峰的名字难听的出奇,有点审美的都不忍心说出口啊!<p>等任尔走出这个门派的山门时,心中郁闷难以排解,门派告诉他复选赛不通过的原因是他与门派的审美价值不一致。

任尔再回头看一眼他曾经心心念念的门派后,更加坚定自己的审美价值。<p>守着这个门派的山门弟子是个小道消息灵通的人,见他这样失意,有些于心不忍。叫住他,包含深意的拍拍他的背,给他支个招,如果他还想拜师修炼,就往北边的那个方向一直走,直到看见一个写着满枝峰的大石头,石头后面的那个山峰就是满枝峰,满枝峰上有个门派见满枝派,掌门叫满枝红,他应该会收你。

任尔将信将疑问:“真的假的?”守门弟子:“那个叫满枝红的老头算的,嘿,还真准,说这个时辰会有个叫‘任尔’的人会离开山门。”

于是,任尔就去了满枝峰,拜入了满枝派,当了掌门三弟子,后来他师尊说,那个“山大势大”的门派早就看出了他的身份,就算进了复选赛也不会收他的。也只有他满枝红才会收了任尔这个小男狐狸妖当掌门三弟子,这是他们的缘。

酒中仙大堂里,旁人都看着他们。

和薛煜他们坐在同一桌的伙计大力眯着眼睛瞧着任尔,不禁嘀咕道:‘“这位小兄弟看着怎么那么怪眼熟呢。”

还是莫峥掌柜见多识广,悄悄使唤了伙计去招呼客人,暗自把旁人的注意力转移掉。

任尔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好没丢多大脸。

接下来就该轮到薛煜找他算账了,薛煜表面乐呵呵的拥着任尔到他们那一桌坐下。从薛煜的笑意中,任尔品味出了寒意。

好巧的是,莫峥的那位至交好友,薛煜他刚好也认识,看到任尔的那块玛瑙玉扣,他就知道这件事情不简单。

坐在任尔对面的伙计大力看了大半天,忽然两只巴掌一合,“啪”的一声把对面的任尔下了一跳,任尔还在想该尊称莫峥为什么。

就因为大力的举动,让他看了过去,任尔呆愣:“大、大师兄!”

大力听到久违的称呼,看着任尔试探道:“老三?”

离薛煜他们坐得近些的食客支棱着耳朵糊里糊涂的听到一些内容,按捺不住内心激动:“哇!酒中仙真的是卧虎藏龙呐!”

薛煜、贺州:“嗯?”

莫峥淡定给账房先生夹菜,墨韵先生淡定吃菜。<p>薛煜:“咳咳!”明示大力和任尔先暂时把师兄弟他乡相认的戏码,莫峥还在一旁冷着脸呢!

任尔也明白了,怯怯的看着莫峥:“莫峥师叔。”

大力听到任尔称呼他们家代理掌柜为“师叔”,很是意外:“啥?师叔?”

莫峥淡淡的回应:“嗯……”

任尔怯怯的解释道:“大师兄,当年你下山得早,不知道师尊和师叔是好友。”

原来,伙计大力曾经是满枝派的便宜大师兄。当初大力年少无知,一心想要闯江湖,出了江南,误打误撞的进了满枝峰的满枝派,当了满枝派的劈柴伙夫。

一日,满枝派的掌门路过柴房,见大力劈柴挑水轻而易举,没费多大力气,认为大力是个可塑之才,大力便糊里糊涂的成了满枝派掌门的大弟子,任尔的大师兄。

大力是要闯荡江湖,那只是曾经,在满枝派当大师兄的日子里,除了力气练得更大了一些,就没有其他的用武之地,看着门派的弟子日益增多,大力也没啥感觉。

柴房已经有了新的伙夫,江湖他也算闯够了,于是拜别了满枝红师尊,独自下山回江南,城中有个酒中仙大酒楼,莫峥掌柜说缺卸货的伙计,他说他力气大,就来了酒中仙。

大力在酒中仙这里干了这么久,干得很舒坦。

“哦哦,是这样啊,嘶,那你怎么也下山了?”像模像样的大师兄大力关切的问任尔。

任尔嚅嗫道:“师尊说我已经学有所成,可以下山了。我又不知道去哪,师尊就让我来江南找莫峥师叔。”

薛煜听了个大概,乐了:“哎,正好,咱们酒中仙缺个打手。你就留下来吧”

正在酒中仙任职打手的贺州无力说话。

【作者题外话】:争取以后每晚十点前更新

69永久69啪啪网

林皇辰

第二天,清晨,太阳刚刚从东方冒出头。<p>孟易已经走出了昨夜休息的那一间客房,这一晚上可把他折腾的够呛,虽然没有去和冯云做那些令人兴奋的事情,但是这一晚上不停地有青莲门的弟子前来找他。

有些是简单地过来探望一下,有些则是直接地要求做孟易的女朋友,还有些更直接地说是要做孟易的小妾。

也许她们真是在这没有男人的地方憋的太久了,现在出现了一个男人立刻都一窝蜂地围了过来。

虽然孟易是个即好色又无耻的家伙,但是昨晚前来找他的众人都是些姿色平庸之辈,所以他只能一个个给打发走了,并没有做出任何不轨的事情来。

很快孟易就来到了冯云的房间外,他敲了敲门,然后低声说道:“师父,徒儿过来给你请安了。”声音听起来十分地恭敬,那是因为孟易发现不远处正有一位青莲门人走了过来。“这么早就起来了。”房间内传来冯云的声音,接着房门就打开了,不远处的那位青莲门人也已经转个方向去往别的地方了。

孟易看着面前的冯云,并不是刚刚睡醒的样子,看起来应该也是早就醒来,于是孟易笑嘻嘻地说道:“其实我也想多睡一会,不过因为实在是太想师父了所以我怎么都睡不着。”

冯云皱着眉头向孟易暗中施了一个眼色,可惜孟易左右看了一眼之后毫不领情地说道:“你挤眉弄眼地干什么呢?这附近并没有人啊!”

冯云的眉头皱的更紧了,狠狠地瞪了孟易一眼,示意他不要再说话。

可惜孟易根本就不去理会冯云的暗示,直接迅速地伸手抱住冯云,然后闪身就进入了冯云的房间,进来的同时已经把房门给关上了。

可惜当他抱着冯云站在房间内的时候,他立刻就傻眼了,因

(本章未完,请翻页)

为房间内梦灵萱正坐在一张椅子上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眼神中充满了震惊,还有一些迷茫。

孟易连忙松开了冯云,然后看向梦灵萱说道:“你也在啊,昨天去哪了?我怎么找了一天都没有找到你?”

梦灵萱并没有理会孟易的问话,她的目光还是有些迷茫地看着他们两人,好久之后才用有些颤抖的声音问道:“你们这是?”

“哦,师父的伤势还没有完全好,我刚才在以特殊的方法帮她疗伤。”孟易迅速地编了一个谎言,想要以此蒙骗过关。

可惜梦灵萱并不是那么无知之人,她眼中充满了不信,轻声地说道:“听说你已经拜了师父为师,那我现在可就是你的师姐了,你认为这样漏洞百出的谎言能够骗得了我吗?”“嘿嘿,骗不了又能如何?”孟易此刻已经恢复了正常,他脸上露出一丝邪笑,“我和你师父好上了,你又能怎么样?你可不要忘了我们以前的约定,你也早就已经算是我的人了。”梦灵萱听完孟易的话后,脸上立刻现出一丝红晕,她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怒意,但是只是一闪即逝,接着她开口说道:“既然我都已经是你的人了,那你为什么还要强迫我师父?你真是个畜生。”

“嘿嘿,我可没有强迫她,都是她自己选择的。”孟易邪笑着说道,“再说我和她之间的事情,也用不着你来多管闲事吧。”

“我为什么不能管?她是我的师父,我就能管。”梦灵萱有些蛮不讲理地说道,在孟易以前的印象中梦灵萱一直是个冷静之人,不知道为何现在会变成了这幅样子。<p>冯云可不想看到他们再继续吵闹下去,于是她有些尴尬地站到了孟易和梦灵萱中间,然后低声说道:“好了,你们都不要吵了,拜师大典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先去完成拜师大典之后再说这件事情。”

梦灵萱听了冯云的话后,狠狠地瞪了孟易一眼,然后就站起身走到了冯云的身边,低声地说道:“师父,弟子想不明白你为什么

(本章未完,请翻页)

要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就算是为了让青莲门多出一位斗圣强者,你也用不着牺牲你自己吧?”

“你不了解,这件事情等拜师大典结束之后再说。”冯云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就转身向外面走去。

梦灵萱瞪了孟易一眼也跟了出去,孟易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也跟了出去。

还是昨天的那个广场,此刻那里已经站满了人,一侧的那个石台上已经摆了一张椅子,石台上面还铺了一层地毯。

接下来的事情就是按照青莲门一直流传下来的拜师流程走了一遍,最后孟易端了一杯茶敬给冯云,到此这个仪式就算是彻底地结束了。<p>完成仪式之后,孟易立刻就催促冯云带他前去观看青莲秘箓,对于一旁梦灵萱一直盯着他的冰冷眼神并没有去理会。

冯云知道孟易拜师为的就是青莲秘箓,她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就带着孟易离开了广场,本来梦灵萱也要跟过去的,但是被冯云拒绝了。

“不会吧?难道那青莲秘箓就在密室之中?”当孟易跟着冯云再次来到那间刑房的时候,孟易不由地苦笑着说道。

冯云脸上露出一丝狡诈的笑意,然后点了点头说道:“那密室可以说是我们青莲门最为隐秘的地方了,青莲秘箓当然就藏在那里了。”

孟易瞪大了眼睛看着冯云,然后又看了一眼房间内的那个架子,嘴角露出一丝邪恶地笑容,“嘿嘿,你给我等着,等我看了青莲秘箓之后再收拾你。”

冯云撇了撇嘴,低声地说道:“谁怕谁?”然后就打开密室的入口,率先钻了进去。

孟易自然也立刻跟了上去,进入下面的通道之后,孟易又一次地把手放在了前门冯云的上,一边向密室那里走去,一边占着对方的便宜。

进入密室之后,冯云用力地把孟易的手打开,脸上还有着一丝妩媚,低声地说道:“小,你就不能老实一会?要不是你灵萱也不会知道我们的事情,我等下要跟她怎么解释啊?”

(本章完)

囯模人体肉肉啪啪大尺度裸体

许佳霖

洞天境,谁啊?

他在天机大陆认识的人有限,可没听说哪一个人是洞天境。

就在这一失神间,耳中忽然听到一个细若蚊蝇的声音:“快走!”

袁战一愣,马上反应过来,顾不得多想了,脚下一动,疾苦流星朝城门飞去。

伍家老祖发现他的行踪,一声怒吼,对着他的后背劈过来一拳。

袁战被罡风吹的一阵晃荡,想要反手一击的时候,就听他的前面虚空内有人哼了一声,一股狂澜就从头顶疾掠过去,与伍家老祖的一拳撞上。

轰!

洞天境相争非同凡响,一声巨响,掀起滔天巨浪,咆哮的罡风在天上打着转转,然后撞到袁战的身上。

袁战借力,嗖的一下飞出城门,然后向南疾奔。

向南不向东,这也是一种策略了,省得被人发现他的真实去向。

走不多远,就听到宁海城上空响起几声咆哮,好像又有什么人到了,然后轰隆撞击声响个不停。

袁战不由站住了。

回头望着宁海城,心潮起伏,也不知那位援手的前辈是否能安全脱身,想要回去助拳,又怕自己去了添倒忙,最后寻思了半天,轻轻叹了口气,转身走了。这一走就是半天,飞了将近两千里路,这才绕过面前一片重峦叠嶂的大山,折向东北飞去。

袁战为了图个安静,走了没多远又改向正东方飞去,准备沿着海边北上,顺道去看一看异域大海的风景。不过他这一绕,可就要多走一倍的路程了。

傍晚的时候,袁战忽然嗅到空气中传来一阵鱼腥味儿,向前方纵目远眺,果然看到天空被映成了深蓝色,大海就在前面了。

虽然看起来很近,但真要走起来还是很远,又飞了将近两个时辰,耳中才听到风声与浪声混合奏的二重唱,大海所特有的鱼腥味儿也是越来越浓重了。

半个时辰后,袁战终于站到海边一块高耸的岩石上。眼前巨浪翻滚,涛声吟唱,正是潮水涨到峰值的时刻。

海边很安静,除了涛声与风声没有其他的杂音,天地间仿佛就只剩下袁战这一个人了,大海只为他而吟唱。

人在面对大海时,总会被他的波澜与壮阔所感染,袁战也不例外,静静的坐在一块石头上,双手托腮,凝望着海水,心情却随着浪花的起伏而跌宕不休,久久难以平静。当夜色完全笼罩下来,终于看不到海水的波动了,风也紧跟着变小了,一个缥缈的歌声忽然从袁战的耳边响了起来。

歌声忽远忽近,若有若无,让人怀疑这到底是有人在歌唱,还是大海携了海风吹奏出来的。<p>袁战起初并没有在意,只把它当成了一种风声,可随着歌声越来越清晰,终于忍不住抬起头来向海上搜寻过去。

这一搜寻才发现,在海的中心处,不知何时露出一个黑黢黢的影子。

影子不大,但很长,猛一看像是一艘大船,因为上面很平整,不像海岛两头矮中间高上面有山起伏。

那缥缈的歌声,仿佛就是从大船上传来的。<p>袁战看着发了一阵呆,忽然一下站了起来。他终于确认了,没错,那就是一艘大船。

可是,这船也太大了吧。

从他这里往海上看,起码有几十到上百里的距离,可是那艘大船竟然还是那么大。

如果按照他学过的几何算法,折算过去,这船还不得几十里长,比后世最大的航母也要大上几十上百倍,绝对称得上是巨船。

更加令人奇怪的是,在他站起来的那一刻,歌声竟戛然而止了,耳中所闻只剩下风声和近乎要平息的浪涛声。

袁战往前走了两步,来到了悬崖边上,脚下就湍急的海水,一浪接着一浪不停的撞击着岩壁。

嗯?

动了。

只看了两眼,袁战就发现大船开始移动了,缓缓向深海行去,狭长的船身开始在视野内变小。

又等了一会儿,歌声还是没有响起,仿佛歌者已经歇息了。

袁战再不怀疑了,神念一动,小船就飞了出去,在海的上空一顿。

袁战赶紧纵身飞上,轻轻一踩,小船箭矢一般疾射出去,直奔巨船。百十里的路程,在他全力催动小船下,不大一会儿就追了个七七八八,站在天上向下凝望,已经能够看到大船上面的东西。<p>空的。平整的甲板上,除了一座相对整个船身小的可怜的舵楼,其他什么也没有,也没有人。袁战神识在船上搜过,忽然间感到一阵心惊肉跳的。

那个唱歌的人呢?

就算船上没有其他的人,唱歌的人总该在吧,刚才可是明明白白听到他(或她)在高声歌唱,歌罢才止歇下来。

可是神识从船头搜到船尾,除了冰凉的甲板,没有找到任何有生命气息的东西。

舵楼是个铁家伙,从上到下浑然一体,只在一层连接甲板的地方留了一个小门,但是关合的死死的,上面有一道强大的禁制封印着。

袁战一边看一边飞,转眼就来到船尾,看着下面微一犹豫,神念一动收起小船,人就飘落到了甲板上。<p>这船太大了。

袁战落在上面就跟掉上一粒粉尘差不多,所以没有激起半片浪花。袁战在甲板上用力跺了跺脚,这才发现甲板是金属做的,但是他却看不出是钢铁还是其他的金属。

想想这么一个巨无霸的金属巨船,当初铸造的时候得花了多少力气和功夫。

袁战忽然摇摇头,嘿嘿笑了一声,真是杞人忧天了,替别人盘算什么账呢。转着脑袋看了一圈,袁战把目光锁定在舵楼上,便朝那时飞了过去。

因为船上没有其他可以探索的,舵楼就是唯一的目标了。

在他飞的同时,还是能够感觉到大船在移动,而且速度不慢,因为同时在朝着一个方向走,明明才十几里的路程他还是走了将近一刻钟。

在些过程中,给他的感觉只有一个:船太大了,没有任何好处。

快到舵楼时,袁战先将神识放飞出去,前后左右上,全都看过一遍,没有发现异常,这才慢慢靠近过去。来到铁门跟前,实际情况果然跟他看到的不同,得有七八丈高,三丈宽,都能比得上宁海城的城门了。

反复确定没有危险后,袁战把手放在铁门上,元力一动,向铁门推出了一掌。

嗡——

铁门一动不动,却从里面传来一阵杂音。

有杂音,就说明里面是空的。<p>可既然是空的,为什么要加上一道封印呢,难道是谢绝外人参观吗?

袁战不相信,明明就是被大船上的人用歌声吸引来的,现在人都到了,不可能不给一个交待吧。刚刚这样一想,铁门上面忽然亮起一片白光,就如同拉开了窗帘露出了玻璃橱窗,里面的东西瞬间落入袁战的眼帘内。

袁战急忙后退了两步,全身元力流转,做好了随时出击的准备,以防有人偷袭。

但还好了,并没有人想要偷袭他,反而是橱窗里面的东西,等到袁战看清楚以后,吓得全身一紧,不由自主的就想要腾空飞起,然后亡命逃窜。

人妻少妇屄

阮旭麟

那名将领的声音传入账内,刚得到自己想要的讯息的江白和心思变得复杂的紫雨晴明都微微一愣。两人这场随意闲聊一开始各自都只是随意的聊聊玩玩打发时间、紫雨晴明不过无聊来此告知来客这里的规矩、江白一开始也只是想试试水而已,可随着交易展开到了现在已经变成各自心头较为重要的事情。

紫雨晴明已经摸不准这个江白真正的来历和目地、而江白也得到了如果不是意外得知恐怕要花费不少人力财力和时间才能得到的关于菱族地底异兽那些与菱族息息相关呈现的形态却又不同、极有可能拥有越界蓝晶的种族消息,更因此进一步确定了有关明道所说那个背后有布局的猜想。

按照这个情况发展下去,待得江白把讯息看完或许就是双方以各自心下的目地对对方展开试探、试图把握更多了,但这位来传讯的将军的到来把一切都打断,是以一愣之后两人都在心底暗叹一声可惜。“呃……也罢”

听闻焚皇传召、江白叹了口气看向紫雨晴明:“姑娘确认这是真消息?”

“绝对是真的,护龙山庄信誉不比千门差,阁下若是遗失或者遗忘了这份讯息还可通过确认身份免费补上一份,只是……阁下需要确认一下身份吗现在?”

紫雨晴明笑眯眯的看着这个神秘人面上没什么心底却多了几分期盼,她对此人身份的确相当好奇和在意、甚至于她隐隐约约觉得似乎在那里接触过对方。

“不用”

江白笑笑不再多说、自己的身份泄露给焚皇是一码事,给其余人就很麻烦了、尤其是现在也开始做情报买卖的人、一旦泄露这对之后的大家处境都会产生一些微妙的影响。

“如此……请阁下保管好手里的资料、身份不能确认也就没了补充的机会、若是遗失或者遗忘我们不补”紫雨晴明着实失望。“无妨”

江白并不在意!话说到这里气氛变得有些僵、微妙的试探和强硬的拒绝让两人一下变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此时,外面落下的那名将领也已经来到大帐门口!

……

自外间从天而降的将领并不是原先接待江白的那个,但对江白的到来知道的似乎一点也不比那名接待的将领少,来到后扫了一眼内中的两人便在门口站定朗声道:“这位便是江白先生了吧?焚皇传召、敢问先生是否方便现在就入城,我皇时间宝贵、若无必要还请勿要耽搁”

他的语气有些强硬却也不失礼仪、站在大帐口不入内显然也是看到紫雨晴明在这里、江白手里还拿着紫雨晴明提供的写满了字的纸为了避嫌。<p>闻言江白朝紫雨晴明拱了拱手,隔空吸来自己的佩剑便往外走:“没事,这位将军我们这便入城吧?飞天还是走路?”<p>“此非皇城、为节省时间飞天最快,但入城后我们需要在行宫前落脚”

这名将领说话简练,在江白来到的时候转身带路一点也不拖泥带水,两人走到账外后各自飞天而起、一者带路一者跟着、很快就化作两道飞天的光影消失在大帐外。

……

“你……究竟是谁……”抱拳回礼后眼看着他们消失在视线内,紫雨晴明一双隐藏在刘海下的秀眉紧皱、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越发的强烈,不禁开始细思此人前后的一些特征。

首先,此人武功修为不低、起码不比自己低甚至更高、各方面根基都很稳,其次能得玉逍遥信任一人前来显然是相识的、还有字写的……非常非常的丑、丑得非常有特色。

而且……对方面对自己好像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或者说自信,以至于在自己交出消息前就胆敢把两份完整的秘法交给自己、这是一个非常明显的特点。

这两份可是价值连城的秘法,一般交易绝对是双方同时交易、一般的人哪怕是高手也绝对不会轻易在对方的地盘上先行把自己的筹码交给对方,如此做除了对自己的信任那就只能是对其本身武功的自信。

还有,对方两份秘法交出全程不露一点心疼之色显然是财大气粗之辈、背后有组织也绝对不可能是默默无名的那种,而且关注那个消息显然眼界和格局也不小!佩剑,但既然伪装未必就是真正用剑的!<p>似曾相识!

字特别丑!<p>财大气粗!

眼界格局不小!

对自身武功非常自信,或者认识自己且没有恶感……但双方接触不会太多否则自己不至于只有那一点熟悉……

……脑海中不断这些的紫雨晴明的在椅子上坐下,不断在脑海中反复对应自己接触过的一些人物试图找出对方伪装前的身份,但她作为护龙山庄情报头子之一、这么多年明里暗里接触的大人物可不止百八十个、一时半会却也无法找到对应的人物。

不过怎么静下心想想倒也着实让她把怀疑的对象缩减到了一定的范围,毕竟现在可没人打扰也没有事情能让她分心,作为情报头子胆大心细是必须的、脑袋也必须好使。

期间不知道为什么、想来想去这些个条件中许多条件都逐渐变得模糊,唯有对方那字……那字……<p>等等!

在想到某个可能的时候,她突然睁大了双眼,一张白净的脸上原本的笑意全数消失、生气般‘啪’的一下一拍桌子:“来人”

“属下在”“属下在”

声音传出、帐篷周围立即窜出来两个穿着紫色长袍肩头绣着金龙的护龙山庄高手、对她恭敬的抱拳。

“去给我调几张冰雷神萧沙的笔迹过来、另外派人入城、就说玄字一号晴明求见陛下有要事禀报”

“是”

两名护龙山庄高手答应一声随即动身消失,在暂时还没其余来人的情况下帐中就只剩紫雨晴明一个。

此时的她面色微冷似乎有些怒意,抬头看着飞天而去此时一点也看不到踪影的江白离开的方向不忿的嘀咕道:“卖自己的消息来换取消息、好一个萧沙、真会做生意、你要是不向焚皇公开身份这生意我们还不亏,可若是公开……敢来诈取我护龙山庄的顶级情报你这可是头一个”

现在的她确实挺生气的,经过不断的猜测验证、现在她已经有九成的把握对方极有可能就是那个人!

是,如果对方一直隐瞒身份不公开、包括不向焚皇公开那么这个他已经出关的消息的确价值连城、可若本就要公开让焚皇知道、或者让更多人知道的消息、护龙山庄提前知道几天根本没什么价值、连最低等的价值都不值,如此加上两份秘法就换取了护龙山庄守护调查多年的重要顶级情报,这怎么行?现在她唯一的想法便是将此事禀报焚皇、只要焚皇确认对方有没有想要露出身份就能判断这份情报的价值,如果对方公开……若焚皇同意护龙山庄怎么也得实施一定的惩罚!

……

……<p>跟着那名飞天将领已经入城的神秘人江白倒是想不到,短短时间根据一些细节紫雨晴明就能分辨出自己的身份,还已经在琢磨怎么‘惩罚’自己!此事的他和那名将领已经入城,而路上凭借过人的记忆力和修为他已经在飞天入城这一点时间内将紫雨晴明提供的讯息看了一个遍更认真记住。……

紫雨晴明提供的情报确实很有料,这两年随着各国大军和武林渗入大离境内战势大幅度升级,菱族的活动已经远远不如当初猖獗、大量披着人皮的潜伏者减少、就连菱族附庸种族也纷纷改变了原本潜伏修养的位置。

……

没错,天允山地底异兽、天葬山枫树妖、葬神之野火尊、包括万毒窟毒水老怪、这些以前大家接触过听说过的怪物种族都是菱族附庸,乃是菱族征战虚空时打服了见对方有用就收下的战俘、千万年下来早已经和菱族混为一体。

这都是两年前鳞王临走前提供的资料,虽然资料上只是说数千年前菱族也曾有几个忠心耿耿的附庸种族却没有如今这些种族,但根据其中描述菱族的一些特性和大致构成、江白能清楚的知道这些怪物种族和菱族的关系。

如今原本的天允山地底异兽已经不在天允山了、自两年前丢失了越界蓝晶后那异兽之王就已经带着大量的地底异兽转移到了归灵平原深处潜伏不出。

而当初大家未来得及处理的葬神之野火族也转移的地方、万毒窟的毒水兵一族也被苗疆重创、毒王毒水老怪也被驱赶出了苗疆、在大离别处安身。

……

这些怪异却战力强大、繁衍急速的种族没有原本大家预想中的那么多,一种只有七种,若以神州道门的说法划分分别对应金木水火土和阴阳。

金为雷、这种种族至今大家都没遇到过、而火水木土四族大家以前或听闻或亲自接触过、都是神奇难缠的存在,属性属木的枫树妖一族还未成长便已经被灭了。<p>……

除此以外,阴阳两种种族也和金属性种族一样从未出现过,而根据对天允山异兽和枫树妖的经验,江白能大致确定这每一族应该都掌握了一枚越界蓝晶,一共七枚、剩下五枚应该在菱族本族中的高层手里。

老实说江白有些诧异,若非朝廷的情报他都不知道阴阳属性两族和金属性种族的的存在,显然朝廷在这方面的情报远比千门给力、显然在这方面花了大功夫、也越发的证明明道的猜测、这背后确实有隐藏大局存在。

更可贵的是这七个种族的分布朝廷居然都有掌握,毫无疑问这令他十分惊喜!

只不过,掌握情报后能不能动、动不动得了依旧是一个问题!

虽然大致掌握其隐藏方位、朝廷在情报上依旧无法确定这些种族最高层高手的实力、因为这么多年朝廷的力量依旧无法腾出手进行试探,而且背后既然有可能有隐藏的局、适不适合现在动手也是两说。所以按照原本的计划,江白决定先见见焚皇听听他的想法再行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