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 
              
              
              
              
              
          
                
        1. 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 http://ruyi-anytime.com!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 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推荐阅读 More+

          我的家庭教师

          潘怡孜

          与他对弈的,是个面白无须、看着五六十岁的男子,穿一身浅黄色的长袍,按宫中的服制,不同颜色代表不同的意义,大抵是象征位份;而这种浅黄色,是最接近于龙袍的颜色,整个圣世宫只有一个人可以穿,那就是大内总管杨安。

          据说他十二岁入宫,先后服侍过三位皇帝,在太监这个行当里头,资历那真是老得不能再老,于是被封了个“皇命王”的噱头,得以穿上浅黄色的袍子,当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尊贵之极。

          与李卫不同,他倒显得气定神闲,先端起杯子呷了口茶,才缓缓说道:“瞎操心什么,难道你真以为区区几个强盗,就能杀到宫里来?依我看啊,陛下不忙收拾他们,定有她的用意。”<p>杨安的身份敏感,为了避嫌,决计不敢跟谁太过亲近的,连多说几句话也不行;但李卫不同,太医院向来不掺和争权夺利的事,久而久之,二人倒成了一对无话不谈的棋友。<p>李卫棋力更胜一筹,此刻拿捏着大盘胜势,更显游刃有余,看也不看就落子,一面嗤笑道:“这倒是稀奇了,你莫非能洞察陛下的心思不成?”

          杨安捻着一颗白子,眉头微微蹙起,思考着破局之法,一面说道:“西凉人正在永陵,跟燕山盗不正好仇人相见么?最好拼个你死我活,陛下就可坐收渔翁之利。”

          李卫又开始愁眉:“可我听说,供奉堂两个高手去了,就再没有消息,恐怕凶多吉少。——这个燕十一真的那么厉害?”

          杨安道:“燕十一再厉害,能比得过山主?只要山主出手,一切都不是问题。”

          “大人,”这时养心堂一个太监,从后堂的帘里探出个脑袋来,“时辰不早了,您这肝病,可不能太晚睡,早些歇息罢。”李卫转过头去看他,骂道:“就你这小瘪子懂得养生么?平常懒得要睡到正午,我看天打雷劈也叫不动你;本圣手,今天又要赢他一局,少来搅和。”

          小太监鳖一样迅速缩回脑袋,不敢吭声了。

          可就在李卫不注意的时候,杨安不动声色地调换了一颗棋子的位置,待李卫转过头,他才施施然地放下一颗,道:“你这不讨好的老东西,小桂子也是关心你,怎么还捞得你一顿骂,真是天大冤屈。”

          “啊呸!”李卫骂道,“我不睡,他敢睡吗?你们这些阉人心里想什么,还有我不清楚的?”<p>目光一转,正要落子,却狐疑地拧起眉头,道:“不对啊!”

          “什么不对?”杨安不露声色地问。

          “位置不对!”李卫阴沉着脸。

          “我怎么看不出来。”杨安一本正经道。

          李卫已看出被他动了手脚,怒骂道:“我就知道你们这些阉人没一个好东西!”杨安叹了口气,仿佛有天大的委屈,道:“怎么这样说!怎么这样说!阉人就不是人了?老东西,你这脾气得改,不然迟早误事。”东扯西扯,决计是不肯承认的。<p>“好哇!”李卫怒极反笑,但就说了这两个字。

          然后两人就都一声不吭了,直到棋下完了为止。<p>杨安尽管动了手脚,却还是以一子之差败北。神情怅怅的,说:“唉,这样都赢不了你,以后不想跟你玩了。”

          “好哇!你终于承认了!”李卫当即跳起来,洋洋得意地指着他鼻头,“就是要你知道本圣手的厉害,这回服是不服?”

          杨安装傻道:“承认什么?——你的棋力倒是很让人认可的,改次我叫个远房侄子来请教。”

          李卫不屑道:“你这没种的,还有什么侄子,少搪塞我;你不来了,本圣手还讨个清净。”杨安叹了口气,道:“我再不来了,你这半截身子入土的老东西,岂不更加寂寞了。我会来的,总该时常来请教,学习一下,不然我也会很寂寞的,——你说是?”

          李卫坐了下来,沉默了很不短,神情也怅怅的,说:“那也是的,就剩我们两个老家伙了。”

          燕十一听到“师兄”这两个字,简直快要笑出来,道:“真是好笑!我自少修行,从没拜过什么人,奉过什么茶,你却来认什么同门?我跟你熟么?”

          外面听不见里面的声音。张大山一本正经道:“老师亲口说的,你是他的学生之一,在你之后,还收了个小师妹,算是关门弟子。”<p>“荒谬!”燕十一冷笑道,“我可不认得你,更不认得什么老师,你回去告诉他,少来攀什么同门关系,若是不放人,我就闹得永陵永无宁日!”

          “小崽子!”张大山怒目一瞪,“说老师你不记得,那么说‘神医’,你总该记得住!你要敢说忘记了,看我不狠狠揍你一顿,把你揍醒了,再带到老师跟前谢罪。”听到“神医”二字,燕十一明显怔了一下。那一对英挺的眉毛罕见挑起,思考片刻,才缓缓说道:“是他么,我倒不知什么时候成了他的弟子。”

          张大山怒火稍息,道:“老师在燕子坞住了两年,都在指点你修行,你承认也罢,不承认也罢,他还是你的老师;老师常对我提起你,说你该是那么多个学生里面,资质悟性最强的,未来超越他不是难事。——对了,老师想见你,现在马上。”

          燕十一沉默了,这一回更久,才开口:“放了燕离,我跟你去见他。”

          “你先去见老师。”张大山不容置疑道,“况且,你可是老师的弟子,身份何等尊贵,一个小杂碎,哪值得你费那么大力气搭救?脱离了燕山盗,跟在老师身边,该是你尽孝的时候了。”

          “真是不幸!”轻笑声迂回婉转,燕十一的眼神变得冷寒彻骨,“那可是我最喜爱的弟弟,他的一根头发,都比那个什么老师珍贵百倍,你再敢骂他一句,我切下你的头来当夜壶!”<p>“真是不打不成器,今天老子就让你知道实力的差距!”张大山平息的怒火猛地涌出来,正待动手时,突听一个百灵鸟般清脆的嗓音,从城下传了上来。<p>“前辈暂且息怒,奴家主上有话要说。”

          张大山没好气地冲着城下吼了一嗓子:“你主上是哪个混账,敢打断老子,信不信一脚踩死他!”

          “奴家主上虽没什么名堂,但江湖上的朋友,却给了个称谓,唤作燕龙屠。”

          “燕龙屠?”全场寂然,城楼上的人,各个伸长脖子往下看;城楼下的,也都极尽目力,看着明德门进来的一辆香车。

          那香车由两匹雪白色的高头大马驾着,车辕上有个肤色黝黑的汉子,提着缰绳,车厢是露天的,由粉色的暖帐围起来,里头坐一个国色天香的女子。

          香车一进城,众人立时就闻到一股极馥的馨香,精神不由得一震。

          “香传百里,莫非是香夫人?”有见识不浅的开口。<p>“百里是没有,但百丈绰绰有余;真是不可思议,这世上还真有这种女人,可惜被燕龙屠糟蹋了!”

          张大山瞪着那女子,道:“燕龙屠派你来说什么话?”

          肤色黝黑的车夫从车辕上下来,并轻轻掀开暖帐。

          女子缓缓走出来,浅笑着说:“好教前辈知道,奴家奉了主上的命令,前来向圣帝姬天圣提亲。”

          ~~b~~

          暖婚似阳

          林淑慧

          “种植果树。”徐长挚指了指旁边的树苗。“原来是橘子树。”李离点了点头,便离开了。

          这个小师弟越来越有些看不懂了,咱们是修仙者,应该忙着修炼才是,种植这种普通的果树,实在是有些浪费时间。

          徐长挚没有拿出苹果树来种植,前世古代苹果树还是比较稀罕的东西,前身的记忆中也没有见识过苹果,冒然拿出来可能会引人怀疑。林青锋也走了过来,看见徐长挚扶着树苗埋泥土,便道:“小师弟,我帮你。”

          “谢谢师兄。”徐长挚笑了笑。

          林青锋心想,现在与小师弟搞好关系,以后等他发达了,也会多关照一下我这个师兄。

          儒雅斯文的林青锋本来不屑干这种粗活的,读书人干这种活,实在是显示不出优雅来,不过此时却也皱着眉头帮忙干活。

          两个人一起把树苗种好,林青锋便赶紧离开了,一边拿出折扇潇洒地挥着,读书人的样子又凸显了出来。徐长挚给树苗浇了水,突然觉得树苗这样长可能会有些慢,等有橘子吃可能要一两年,这都到猴年马月去了。

          他想起当时在空间院子里的杂物间随意一瞥,里面似乎有催长液之类的,正好可以用来催长果树。<p>于是回到房间关上了门,进入了空间院子里,果然在一堆杂物中找到了催长液,拿了出来,捏开塑料盖子,倒进喝水的瓷碗里,然后端着瓷碗将催长液浇在树苗上,又将瓷碗用清水洗干净。

          做完这一切,夜幕已经降临,徐长挚便开始休息。

          这一天忙碌的日子,轻松而自在,总算不用像前世一样每天风雨无阻地去上班了。这样的日子简直惬意极了。徐长挚躺在木榻上,闭上了眼睛,很快进入了梦乡。

          夜里,浇了催长液的橘子树苗在四周无人的情况下,散发出璀璨的光芒,开始疯长起来。

          ……

          第二天一早,李离与林青锋便起来修炼功法,来到大殿前的广场上,看见昨天小师弟载种的果树竟然长得比他们还高,不禁“咦”了一声。<p>“这橘子树苗怎么长得这么快?真是奇怪了。”林青锋道。

          李离来到橘子树前,摸了摸橘子树,顿时震惊地道:“这橘子怎么吸收了这么多灵气?难怪长得这么快,原来能吸收灵气滋养。”

          他感受到了橘子树四周浓郁的灵气,比之一丈外浓郁了许多。

          林青锋也走到橘子树前,顿时感觉到四周的空气充斥着灵气,不禁震惊地颤声道:“师兄,这里……这里的灵气真的浓郁了很多,浓郁程度堪比一枚下品灵石了。我们在这里修炼,岂不是会快了许多?小师弟是从哪里找来的这种神树?”

          两个人面面相觑,心中即震惊又激动。

          这世上的植物千千万万,可是能够吸收灵气生长的,却是少而又少,即使是一些宝药,比如灵芝、人参之类的,吸收的灵气也不过寥寥,但是已经足够惊人,被誉为神药,能够起到延寿续命的效果。

          而这两株橘子树更是不凡。<p>有了这种神树在,都不用花费金钱去买灵石,而且这四周灵气的纯度竟然比下品灵石还纯了一些。两个人稍微一呼吸,便有滚滚的灵气奔涌而来,被吸入体内。两个人原本因为云尘道长将修炼资源向小师弟倾斜而郁闷,此刻郁闷却一扫而光。云尘道长以前给他们的修炼资源都是下品灵石,而且还掺杂着许多杂质,炼化起来很困难。

          跟现在站在这神树前吸收的灵气一比,就觉得以前炼化的下品灵石都是垃圾,简直不值一提。

          “快!咱们赶紧修炼!有了这样精纯的灵气,咱们以后突破就有希望了。”李离激动地道。<p>两个人赶紧各占据一棵橘子树,坐在树下,修炼起来。

          灵气滚滚而来,功法运转都快速了许多,两个人只觉得舒畅无比。<p>两个人修炼了一个时辰,才终于将橘子树四周的灵气吸收完毕,神清气爽地站了起来。

          “大师兄,我觉得身上的灵气深厚了许多,快要触摸到炼气九层的门槛了。哈哈!我快要追上你了。”林青锋开心地笑道。

          “我也不差,快要触摸到筑基境的瓶颈了。刚才修炼真是畅快淋漓,好久没有这样舒服了。”李离笑道。两个人修炼吸收的灵气,都快抵得上几块下品灵石了,堪比他们修炼一个月得到的灵气。<p>“嘶!那咱们浮云宗又要多一位高手了,到了筑基境,才算是真正踏入修仙界啊!大师兄,你要发达了。”林青锋惊喜地道。

          “嘘!小声点。这是我们两个发现的秘密,暂时先不要给师傅知道了,不然又跟我们抢了。”李离道。

          林青锋顿时住口,神神秘秘地看了一眼四周,低声道:“好!咱们暂时保密,等他发现了再说。还有二师兄与四师妹,也暂时不要告诉他们。”“好。等我们修炼成筑基境,就让他们震惊吧!他们一定会羡慕嫉妒恨。”李离低声笑道。

          两个人一阵低声畅快地笑了起来,到时扬眉吐气地站在他们面前,就有他们羡慕嫉妒恨的时候了。

          “小师弟要不要告诉他?这是他种的橘子树。”林青锋道。

          “小师弟肯定是知道的,不然他也不会无缘无故种这种橘子树了。我还以为是普通的橘子树,曾经不屑一顾,没想到竟然是神树。嘶!小师弟难道真是绝世高人转世,竟然有这种手段?”李离道。

          “这……这是他给我们这两位当师兄的造化?”林青锋也嘶了一口气,有些震惊地道。

          “真有这个可能。”李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你想,师傅刚刚把中品灵石给了小师弟,小师弟却是毫不在乎的样子,反而立刻种出了这种神树。他是觉得我们两个师兄有了委屈了,所以立刻给我们弥补了。”“可是,这种神树小师弟是从哪里来的?”林青锋道。

          “小师弟去了后山密林中,回来便带来这种神树。咱们浮云宗坐落在牛仙山,牛仙山曾经是牛仙得道的地方,不会有什么宝藏被小师弟发现了吧?”李离猜测道。

          “有这种可能,小师弟得到了牛仙的机缘,打开了牛仙的宝藏。”林青锋道。

          李离点了点头,说道:“按照这种猜测,那他就不是绝世高人转世,只是机缘巧合得到了牛仙的宝藏。这也可以解释他为什么修炼得这么快了。”<p>林青锋道:“牛仙山有牛仙得道,这不是传说吗?”

          “这是上古流传下来的故事,有可能确有其事。至于是不是真的,可能小师弟知道。不过,这是他的机缘,我们也不好问他的个人机密,也不能觊觎他的东西。我相信,有造化,小师弟也一定会照顾我们的,就像这两株神树一样。”李离神色有些严肃地道。

          林青锋也点头道:“对!有了好处,小师弟一定会给我们的。”

          这两株神树都肯拿出来种在这里,这说明小师弟也不是那种小气之人。

          “今天晚上,我们都来这里吧,一边修炼,一边看护好这两株神树,不能让别人看见异常,将神树拔走了。”李离道。

          林青锋答道:“好。”

          华年

          黄珮瑜

          “师妹,不许瞎说。”周菱打断这个口无遮拦的姑奶奶。

          孟晗捂住樱口,看看景馨等人,一双美目、显得很不安分。她这个可爱的举动,把众人逗笑了。

          “小弟,周姑娘说得对。你要听太医的,留在这里,给我好好养伤。”荆焰笑着说。

          景析听完,张着大嘴,就跟看到车祸现场一样,弄得荆焰不解其意。

          “哥,你没事儿吧?”景馨问景析。

          “小妹不必担心。我没事儿。那个啥,我真的痊愈了。嘿嘿,不用修养,明天就可以复仇。”景析立起身子,在众人面前走了三圈。

          “你呀。怎么就不听师姐的话呀?”景馨看着周菱说。

          “师姐?你啥时候投奔他国了!”景析面向妹妹,带着惊讶的目光。

          “啥意思?”景馨不解其意。

          “自己去悟。我告诉你丫头,别站错队。嘿嘿,我才是你的……”

          “你是我哥,她是我嫂子。嘻嘻,我当然要跟嫂子站在一起了。”景馨打断景析的话,拉住周菱微笑。

          周菱玉颊绯红,慢慢地低下可爱的脑袋。

          “……”景析瞪大眼珠子,拿现在的话:我太难了。

          景馨不管你难不难,她反正、把周菱当成未来的嫂子了。

          师姐有了归宿,孟晗却空唠唠的,她意味深长的看荆焰片刻,把那货整懵了,赶紧把嫣然拉到面前,让其挡住自己。荆焰这个举动,逗得孟晗捂嘴偷笑,弄得嫣然云里雾里,其他人、也是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天灵盖。就在众人大笑之际,守门将士跑进来,面向白山拱手施礼,“禀报白将军,那个苍狑又来了。”

          “嘿,这厮阴魂不散,也太讨厌了。走,我今天出战。报昔日之仇。”景析忘记周菱的嘱咐,转身就要披挂上阵。

          谁知道,被周菱拉住,“你不能去。师兄,听小妹的话,在这里好好休息,我和小晗替你报仇雪恨。”不等景析吭声,周菱面向白山等人。

          经过一番商议,让景析城楼观战,景馨、子韵负责他的安全。

          不多时,赢康出阵,周菱、闻彦、未悦、孟晗压阵。

          就在苍狑等得不耐烦的时候,泾州城、慢慢地大开城门,随即、城楼上的防御工作,比刚才更加严密了。

          刹那间,吊桥慢慢地落下,一千秦军,冲出城门。屹立在两军阵前,四国联军手举兵器,威武不凡,旌旗招展,鼓声响彻云霄。

          秦军也不比他们差,旌旗迎风飘扬,将士们眼含仇恨的目光,长矛锻刀什么的,都已经等得不耐烦了。

          秦鼓如雷,节奏清晰,将士们高举兵器,就如来自地狱里的魔鬼。

          …

          “苍狑,你还没死呢?”闻彦笑着调侃。

          “哈哈。闻姑娘,你长那么漂亮,怎么学会骂人了?”苍狑看看其他人,笑着反问。

          “骂人?我骂人了吗!”闻彦两手一摊,面向未悦,“妖女,我咋不知道自己骂人了。”<p>“嘻嘻,你骂了那么多人,今天怎么看走眼了?”未悦翻翻白眼。

          她们的一问一答,把赢康、周菱、孟晗差点笑喷;这俩姑奶奶,骂人不带脏字,气得苍狑大怒。

          齐玵看看沈绿莺,那丫头早就捂住樱口,笑得肚子痛。

          “沈姑娘,很搞笑吗?”一个女孩儿问沈绿莺。“不搞笑吗?你大哥,都让人家耍了,他居然不知道……”

          不等绿莺说完,那个女孩子,转着身躯扑向闻彦。

          闻彦正在兴头上,谁知道、粉衣仙子来个突然袭击,让她大骇不已。

          不等她反过神,周菱举剑相迎。

          “什么教养?”闻彦拍着胸脯翻白眼。

          “嘻嘻。妖女,你也有害怕的时候?”未悦问闻彦。

          “废话。我又不是神仙,能不害怕吗?”闻彦白未悦一眼。

          此时,周菱落在地上,那个粉衣仙子,也慢慢地立在她眼前。

          “你叫什么名字?”周菱问粉衣仙子。

          “听着,我叫苍敏,苍狑是我大哥。”粉衣仙子笑着说。

          “我叫周菱。”说完,又向苍敏扑去。她们打着旋转起来,就跟蝴蝶那样,所经之处,尘土败叶,腾空而起。

          周菱舞出炫丽的剑花,打得苍敏节节败退。

          可她,倒翻筋斗来到周菱身后,要不是美女反应快,早就被苍敏击飞了。

          见周菱躲开自己的掌式,苍敏有点不高兴。

          周菱与苍敏打了半个时辰,这俩丫头依然没有罢战的觉悟。

          反而,越打越起劲儿,让苍狑微蹙眉头,他担心妹妹的安全。

          可他,又不能前去相助,这是江湖不成文的规矩;那就是,以多欺少,武林不耻,尤其是两个人,欺负一个女孩子。

          “我师姐,不会有事儿罢?”孟晗举着短剑问未悦。

          “放心罢。周姑娘不会有事的。”未悦回答孟晗。<p>不等孟晗开口,周菱被苍敏打得节节败退。

          看到这个情景,孟晗再也等不下去了,你看她、举剑就要冲过去。<p>哪知道,周菱反败为胜,弄得苍敏手忙脚乱。

          “孟姑娘,你不用担心。”赢康看着孟晗安慰,“周姑娘要是抵挡不住,我会出手相救的。”

          “多谢公子。”孟晗拱手。

          “嘿嘿,太客气了。”赢康摆手。

          “再这样下去,我妹肯定受不了。”苍狑看着打斗中的仙子,带着焦急不安的口吻。

          “那,你说怎么办?”齐玵问苍狑。

          “目前,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苍狑话音刚落,苍敏被周菱击落在地。

          苍狑大惊,正要搭救妹妹的时候,苍敏来个鲤鱼打挺,瞬间来到周菱面前。

          周菱举剑架住,一使劲、把她逼开,苍敏拿出看家本领,打得周菱手忙脚乱。

          再这样下去,即使不被对方杀死,也得精疲力竭而死。

          “不行,兄弟们,给我冲上吊桥,拿下泾州城。”苍狑看着将士们,一声令下,林胡军队,向秦军扑去。<p>娄烦的将领,也让部下冲过去了,见大军扑来,赢康一挥手,秦军喊着迎将过去,刹那间、双方将士展开大混战。乱战中,鼓声急促,节奏优美,让人听了热血沸腾,全身有使不完的力气,打个惨烈惊天。

          半个时辰以后,战斗进入尾声,要不是白山出兵援助,泾州城早就被他们攻破了。

          回到帅府,赢康跪在白山面前,请求以死谢罪。<p>“公子赶紧起来。这怎么能怪你呀?”白山扶起赢康。

          “敝人不查,险些酿成大错。”赢康看着白山说。

          “大哥,你说错了。要是追究,我也难逃干系。”赢疾看着赢康说。

          “我在城楼观战,发现那个叫苍敏的林胡姑娘,与某个人特别相似。”荆焰揉着太阳穴说。

          “谁呀?”周嫣然问。

          “目前,我还不敢确定。”荆焰摇头。<p>“切。你这不是,跟没说一样吗?”杜涵摇头苦笑。

          荆焰听完杜涵的话,把目光移到她身上,弄得当事人不解其意。

          我成了爱情公寓的小咸鱼

          林雅茹

          如果霍格纳真像自己想象那样,遍寻不到就开始肆意屠杀的话,那么自己无论是单独走,还是混入其他商队,都是徒劳的。

          难不成真要拼了,驾着飞云车一飞冲天?

          那如果霍格纳一直在下面跟着跑呢?

          秦陌有点想笑,这米埃儿留在身边还真是一把双刃剑。

          不用她,可能连杀手锏也没有了;用她,也不知到底是福是祸。秦陌苦笑着摇了摇头,他也钻进了沙丘。

          进入小邪所在的法阵之内,他直接把米埃儿放了出来。

          米埃儿一脸懵逼,“这是哪?我们怎么又跑到地下了?”

          秦陌把霍格纳追来的事跟米埃儿说了。

          米埃儿竟然没怎么在意这事,双眼直勾勾看着小邪的胸。

          小邪心下一凛,赶忙护胸,“你要干嘛?”秦陌叫小邪把那个由寒月霜华所汇聚的光团吐出来,拿在手心,对米埃儿说道:

          “这是蜘蛛女王银月的遗物。就是这个东西引来了霍格纳。”

          米埃儿点了点头,道:

          “那也难怪了。他应该是知道我已经被人救走。便对我的眼睛施展了追踪术。不过你放心,这种追踪术很耗神念,根本不可持久。而且,这种追踪术不是每天都能施展的,每三天只能施展一次就不错了。你担心什么?”秦陌心中冷笑,你说的倒是轻松,但你有没有考虑过别人的感受?这次被追踪的确是因为小邪身上的光团。但如果你当时在外面的话,那么追踪的便是你,而不是小邪。

          不过秦陌并没有说,现在论谁对谁错根本没有意义。怎样解决现在所面临的问题才是关键。

          “你还有没有什么别的方法能摆脱他的追踪?”秦陌很严肃地问道。

          米埃儿想了想,说道:“的确还有个方法。你把这个光团给我。我可以利用这个光团中的能量施展一个法术,叫做‘月华霜遁’,这就相当于用寒月霜华构建一条类似传送阵的的法阵。可以让我们瞬间远遁三千里。”

          “三千里?三千里恐怕连沙漠还没出吧。”秦陌皱眉。

          米埃儿道:“三千里已经足够了呀。霍格纳因诅咒在身,是不可能离开蝎城超过三千里的距离的。”

          秦陌闻言心中一动,霍格纳因诅咒原因,不能远离蝎城?

          他狐疑地看这米埃儿,这个女人说话就像挤牙膏一样,之前为什么不说?

          很显然,她还是有很多保留的。

          那么,她要寒月霜华究竟是为了什么?只是为了施展一次法术么?

          不!不能给她。

          这个女人并不可靠。

          前车之鉴,银月就是因为得到了这个光团才开始膨胀。

          它的力量绝不止于此。

          “你不信我?”米埃儿有些愤怒,甚至有些幽怨。这种幽怨在她精致绝伦的脸蛋上展现出来,几乎没有哪个男子不心软。

          然而,秦陌却一把夺过她手中的法杖,说道:

          “我想到办法了。这法杖借我试一下。”<p>“哎?你……”米埃儿现在几乎和凡人无异,根本没有跟秦陌抗衡的力量。

          于是,秦陌不仅把她的法杖缴获了,还直接把米埃儿重新收进了储物戒。不仅如此,他又把法杖和那个光团分别装进了不同的储物戒,并分别加以封印。

          做完这一切,秦陌长舒了一口气,反而有了一种轻松的感觉。这米埃儿就像是个未知事件的定时炸弹,比当初的银月还要恐怖,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爆炸。

          你以后就在储物戒里继续呆着吧,等什么时候我觉得你已经不再是威胁了,我再放你出来。

          撤去法阵,巨颚蜈蚣上到地面,小邪也重新融入秦陌的手臂上,变成了一个妖魔形象的纹身。

          它现在的外观真就像是妖与魔的结合体,长相凶厉、怪异,让人看着很不舒服。估计想要变得好看点,只能等下次进阶了。秦陌乘坐巨颚蜈蚣快速在沙漠中行走。时而能看到一些被风沙掩埋了一半的货物残骸和尸体。

          这些尸体有人的,也有动物的,但却好像是已经被风干了好多天一般,身体中已经没有一点水分。毫无疑问,这都是霍格纳的杰作。

          他控制风沙的能力应该是传自他的母亲风暴女神,他控制磁力的能力是来自磁力神伯瓦多的左手,而他控制寒冰的能力是来自寒月女神米埃儿的眼珠。还有他本身是蝎子的能力,秦陌猜测是毒。集四种力量于一身,的确是神一样的存在。<p>只要在这里,别说自己不是对手,即便是道尘、洛摩天等大佬,也未必能在他手上占到什么便宜。

          好在巨颚蜈蚣虽然体长,但却身体扁平,并不怎么显眼。

          秦陌灵机一动,从系统商店买了几大桶胶水,涂到巨颚蜈蚣身上,让其在沙丘下打几个滚,沾满沙子再出来。

          还真不错,伪装效果很好,只要他趴着不动,还真没几个人能注意到他。<p>想了想,秦陌又从系统商店买了几套沙漠环境战术服,他自己先穿了一套,再把半雪等人放出来,每人发了一套,全员换装。这可比宽袍大袖的服装精神多了。

          毕竟虚灵戒有时间限制。龙行百变也不是无限期使用的技能。

          好钢还是用在刀刃上比较好,有现成的伪装办法为什么不用呢?<p>半雪等人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衣服,感觉非常新奇。纷纷询问这衣服是哪里来的。

          秦陌对此只是解释说,从蝎城一个古怪商人那里买来的。<p>穿戴整齐之后,再次出发。

          他们专挑已经被霍格纳肆虐之后地方走。

          一是可以收集点有用的物资,二是赌霍格纳未必会走回头路。

          就这样,一连三日,没遇到任何危险。因为只要他们远远地看到霍格纳的龙卷风一柱擎天的样子,就远远躲开。

          虽然霍格纳用龙卷风也是为了站得高望得远,但秦陌的视力却比他强多了,再加上这么好的战术伪装,霍格纳完全就是在做无用功。

          他这几天发了疯似的在沙漠中乱杀人,越是跑得远的死得越快。

          有的商队消息比较灵通,迅速回城。

          这就导致了一个奇怪的现象,往东去的商队一个也没有了。

          从西边来的商队还在源源不断地赶过来。

          于是乎,蝎城越聚人越多,短短几天时间便已经人满为患。

          而秦陌等人,此时已经快走出沙漠了。霍格纳即便再有什么追踪手段,也是鞭长莫及。

          众人终于大大地松了一口气,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喜悦。

          这次能活着回来,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捡来的大橘是只小妖精[娱乐圈]

          王俞吟

          如果你练气术一直徘徊在这10层以下的话,那你的身体将一直给人家掌控,不能自己控制,这就是因为我跟你说过的那个项链不能带的原因是,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这个项链所为。

          你这老头这时候说这话有什么用,要是早点说的话不就好了吗?我不在这个项链的话也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你早不说晚不说,现在说亡羊补牢没事,已经晚了走了。

          主人千万不要说晚了,只要练七术突破第10层的话还是有补救的措施的,那样的话项链它就不能逆转主人的身体了,这样也一来的话,主人就由自己控制了,不就好了吗?所以现在主人最主要的是尽快突破练气术,其他的事情都不要想。

          老头和元龙在说话的时候,这元龙的身体还是在不停的打斗,只见这圣主飞上飞下的,那两把剑不停的砍来,倒是把周边的这些石像砍得乱七八糟,就连旁边的大柱子都已经砍下了不少。但是却没有碰到这元龙身上的任何一个衣角,这倒是让这圣主气的哇哇大叫,自己都练气术十八层了,居然对付不了一个自己的徒弟,这不是笑掉大牙吗?<p>圣主倒是发现这个弟子好像不是自己的弟子,因为所用的招数并不是自己传授的那些功法,这一下子这圣主倒是停住了手脚站在了一边。

          你是什么人?居然没爽我麒麟族,你可不是我的麒麟族的七弟子,你到底是谁?

          呵,你要问这干嘛啊?既然知道我不是你的七弟子子,那你就别在这废话,让我出去。

          小子,你既然来到了我麒麟族还是这样大摇大摆的,你以为我是麒麟族就是一个随你来随你去的地方吗?既然你来了,那就把你小子的人头留下。

          还有我那七徒儿是不是让你杀了?要不然的话你怎么会和他长得一模一样?要不是你使出这些招数不对劲的话,我还起疑不到你,但是此刻居然发现你使用的招数居然不是我传授的,你到底是谁?到底是何门何派,派来的还是黑海黑龙族派过来的?

          老头,你说的很对,我的确是黑海黑龙族派过来的怎么样,你的那七徒弟早已让我杀了,我只不过取而代之。

          你那徒弟太窝囊了,在我一招之下就废了。<p>什么,你居然把我的七徒弟杀了,今天我就要去替我徒儿报仇,小子你等死吧,说完这话是麒麟圣走倒是一下往前跨越的一步。就在此刻,麒麟圣主突然之间往空中一掌打下去,只见四周突然不停的旋转了起来,眨眼之间,大殿上那一转正门,一眨眼就消失不见了,只见眼前的景象居然是一个空旷的大殿之中,这四周都市墙壁,没看到任何一扇门。

          而眼前这地方,这周围,除了眼前的这个圣主之外,真的没有任何人,就只有元龙和这圣主两个人并立站在这个位置。

          其实小龙也不愿意招惹这个所谓的圣主的,自己来这里可不是打架的,自己可是来这里探宝的,想不到此刻,却因为自己的身体不由自己控制,导致出现了这样的状况,这一下子只能硬扛了。

          而现在到现在为止,自己的身体还是没有自己控制,难道是自己不适应这具身体了吗?但是此刻看到眼前圣主怒不可样子,那完全就是要吃人似的。

          这老怪我还真的想把自己杀了不成啊,元龙思绪的片刻之间,只见这墙壁突然像扎了针一样,出现了无数的飞剑,从四面八方朝着自己的元龙飞了过来,看到这个样子完全就是避无可避的。

          说也奇怪,元龙的身体无缘无故的一下子悬浮在空中,不停地旋转起来,当着旋转的速度越来越快的时候,这飞过来的飞剑,一下子又返回到是墙壁之中,眨眼之间消失得不见踪影了。

          这一下子圣主,倒是不由得擦擦眼睛说道:你小子还是有点实力啊,居然能躲过这暗器攻击。

          紧接着只见圣主主老怪物,一下子双掌推出,源源不断的这些法力直接朝着元龙而来,瞬间就要把这元龙击碎似的。

          元龙倒是不敢硬拼,但无奈自己的身体还是由别人控制,好像那一个就是自己项链中拥有一个灵魂。

          也许正是戒指老头所说的很对,自己现在为止还是用这个项链缘故,就是他控制住了自己,只有练气术突破了这第10层的话,才能解除眼前这场危机。

          但是眼前这圣主如此的攻击倒是让人惊出一身冷汗,因为几次和自己擦肩而过,那都是攻击着自己的要害,只要自己稍微慢了一点点的话,立马就给这个老怪物击中。<p>此刻自己身躯和自眼前的圣主,老怪物打的不分上下,自己倒是也欣慰,自己怎么能发挥这样的潜能呢,按正常状况下自己是发挥不到的,一个练气术4层和一个练气术十八层相比,那就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完全是融不到一起的。

          但此刻居然能抵抗住这圣主的攻击,说明控制自己的这个家伙倒是实在不错啊,要不然的话怎么会如此的轻松的抵挡住自己眼前这麒麟圣主的攻击。

          也就在这片刻之间,一拳倒是打了过来,直接打在元龙的脸颊子上,元龙倒是一下子倒飞了出去,没想到自己刚刚还说这个控制自己的这个灵魂厉害,但是眨眼之间就让自己中招了,看来也不过如此啊。

          要是再让这个灵魂控制下去的话,恐怕自己小命不保,所以时刻必须要把这个东西挣脱掉,唯一的办法又把这个项链撕掉,要不然的话自己真的又中招了。

          想到此刻,小龙倒是一下子伸手伸向自己的脖子,但是当自己的手触碰到项链的时候,就像触电一样,整个人不由得感觉到是电流的流过,自己全身那种麻醉的异样的感觉,一下子全身都是。

          几次都是这样的效果,这一下子,元龙心中却是一惊!

          此刻这麒麟圣主看到这个样子,觉得好笑,这个小子打不过,难道还要使出什么花样?

          圣主却是在想,现在趁着这个机会,小子没有使用花招,自己加大攻击,这样以最快的速度解决眼前的这小子。

          圣主的攻击越来越凌厉,完全就是把这元龙逼到了绝境之处了,要不是占着这身手灵巧的吧,恐怕早已经死在这圣主的剑下了。

          暴君成了我的猫[穿书]

          陈幼雪

          “咱们损失如何?”

          段枫环顾四周,看到了士兵脸上带着兴奋的笑容。<p>不禁也被其感染,稍微露出一点笑意。

          段飞大笑道:“只有一部分士兵受了些轻伤,此战咱们自己人,没有一个死亡。”

          “除此之外,经过初步统计,俘虏敌军六万士兵,三万多民夫!”

          “缴获粮食十五万石,牛羊两万匹,战马四万匹。”“各种兵器,铠甲,能够武装六万人新军!”<p>“除此之外,其他战利品也价值超过二十万两银子。”

          段霜拿出一个记账簿,上面有大体统计。

          也就是。

          段枫这次,足足坑死三万多士兵。其实他只杀了千余人,不过营啸后,一些元兵几乎都是在混乱中,被自己人践踏而死。

          一部分坐船逃离的士兵,反倒是溺死在江水中。

          还有一些被大理精兵,射杀。

          总体来说。

          元兵战力还不错,但是一旦陷入混乱,还失去将领指挥,战力连一成都发挥不出来,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好了,这些事暂时放在一旁。”<p>“我宗已经炼制出三万炼骨丹,可以准备让那些精兵去万劫谷做特训。”

          “非正面相抗,还是有所不足。”段枫很快就恢复平静。<p>段飞挠了挠头,又问道:“那些士兵俘虏怎么处理?”

          “让他们当奴隶,去开山挖矿,修桥铺路,但记住一定要打散看管。”

          “还活着的那些将领,我待会给他们种下生死符,以夷制夷!”

          大理偏居一隅,暂还没办法对抗占据中原的元朝势力。

          但想要防守。

          只要士兵修炼金钟罩和铁布衫的简化版本,辅以炼骨丹,不出两个月就能提高他们的身体强度。

          到时候就算元兵主力敢来。<p>段枫就敢埋人。

          “二弟,你可要密切中原动向,我要随时得到第一手情报,待会你拿走一些我宗训练的信鸽。”

          总共一千只信鸽,训练有序,完全可以在方圆千里内,传递讯息。<p>“皇兄你放心,我们肯定做好这一切。”

          虽然都还只是个孩子。

          这三个弟弟,也都是人中之龙,这次战役结束,关于段枫的传言,也立刻在军中大肆传播。私下里,段枫甚至被看做是大理守护神。<p>“闲话少说,事情交给你们来处理,那些俘虏若是不听话,杀一批,省的浪费粮食。”

          “我也不多留,先去见见父亲,省的他在大理城内担心咱们。”

          种下生死符,又被恐吓。

          那些元兵统领将军,全都惊恐万分,哪里还敢在叫嚣,认命似得留下当他们的俘虏。

          些许小事。<p>完全不会让他去操心。<p>只是段枫没想到,中原武林也得到消息。

          大理复国还不到一个月,就已经开始大规模和元兵作战。…

          并且向外扩张。

          只是七天时间,就占据吐蕃十分之一旧地。

          三十七族首领,也全部重归大理麾下,并且派出骁勇善战的族人,进入军队。

          这是段枫以武力强硬态度威逼。

          段京用各种资源诱惑。攘外先安内。解决这些小麻烦,大理才能继续对外扩张版图。

          刚入城没多久。

          段枫就带着门人,进入大理皇宫。原先的镇南王府,自然也成为段枫的王府。

          “孩子,前线怎样了?”<p>“父皇放心便是,我们赢了,段一你来给皇主解释,劳烦安排侍女给我们准备点吃的,我先去洗个澡。”

          段枫留下宗门堂主。

          段京仔细询问经过。

          当得知斩首计划是由段枫独自在主营完成时,他心里不禁还是有些后怕。

          而且杀了那么多人。

          段枫身上带着充盈的血气,皇宫大内侍卫,几乎都不敢与段枫对视。

          洗漱沐浴后,段枫这才重新回到皇宫正殿。

          “孩子,你辛苦了,我真没想到,你们真的守住边疆。”

          段京站起身,对段枫行了一礼。“父皇,你这是做什么。”

          “我们计划早已定好,这是我应该去做的。”

          “不过现在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足够。”<p>“我那边还有一千万两白银,三百万两黄金,明天你安排一些人手,配合去我宗带走那些物资。”扶起段京,让他重新坐下。

          段枫笑了一下,细嚼慢咽的吃着大餐。

          一边随口应对段京的询问。

          “枫哥,你回来了!真是担心死我了!”

          不等父子俩议论出个什么结果。<p>纪晓芙闯入。段枫笑盈盈道:“放心吧,那些元狗不是我对手,用不着这般!”

          纪晓芙对段京行了一礼。

          这才仔细检查,没发现伤口才算是松了口气。

          “好了,既然回来了,前线也无事,就等你弟弟他们带着详细的战报,我们在意,你们小两口,赶紧回王府腻味去,别在我面前秀恩爱。”<p>纪晓芙被打趣,脸一红。<p>刚刚有些着急,真心没顾得上段京。<p>“那就不打扰父皇处理朝政,孩儿告退!”

          行了一礼。

          也顾不上在吃东西,段枫笑了笑,这才带着纪晓芙和门人弟子,返回镇南王府。

          说实在话。<p>他回大理这么长时间,还未曾有在镇南王府住过。

          现如今,夺回大理国政权。

          还未成年的皇子,自然跟着段京住到皇宫里。<p>“枫哥,这次可是赢了?”

          “嗯,还算顺利,主要是打他们个措手不及,不过这还只是开胃小菜,元庭绝没有那么容易就被打败,我们必须要做好准备!”“这里有一百枚大还丹,或可批量制造出一些江湖一二流高手,既然元兵不肯放过大理,那就闹个地覆天翻吧。”…

          段枫自然不在意。

          宗门弟子归心,在系统的帮助下,入门者不会产生二心。虽然这样做,会在一定程度内,让江湖产生动乱。

          可现在也顾不得这么多。不怪系统给他五年时间复国,他前些日子宣布,还真是有些急躁了些。<p>“枫哥,你莫不是忘了,还有半个月,就是你和明教光明左使杨逍约战之日。”“没忘的,约定在嘉定府路相见。”<p>段枫失笑。

          亏的纪晓芙还记得这件事。

          眼睛一转,段枫立刻有了一个想法,就是要把明教也给拖下水才是。

          看来那杨逍是不能随便杀。

          合计一番,势必也要在找灭绝刷一波存在感。

          最好能在群雄面前,揭穿灭绝的真面目。

          “那杨逍,顶多也不过是江湖一流巅峰,他的实力并不强,况且我们之间并无太大干系,他也并不算是孤鸿子主要敌人。”<p>“不过!”<p>段枫看向纪晓芙,那杨逍在原著中,可谓是她的克星。

          若是这厮还惦记她,说不得段枫也会出手杀了。

          最新入库 More+
          Moba:求求你了,让我玩辅助把! 蔡孟琬
          男神,你能不能矜持点儿 吴孟花
          灯下黑 牛静怡
          重生后末世大佬她去星际搞事业了 敖冠勋
          三国之曹魏虎兕 杨孟儒
          影后小甜妻:薄爷,亲一口 黄姿芬
          我的修仙非日常 吴佑诚
          从龙珠开始的万界科学进化 魏柏伦
          龙婿临门 谢雅晴
          团宠郡主她又抢了女主剧本 黄淑娟
          最新资讯
          巨富女婿 林以惟
          娇嗔 叶怡伶
          港综世界的炼金术师 陈绮梅
          开天门 谢亭君
          夜少心尖儿是满级大佬 张家萱
          带着神棺去诸天 杨泓欣
          美漫之融合 陈宜祥
          绝世校花括弧男 潘莹轩
          最近更新 More+
          推理悬疑 黄沛杰
          推理悬疑 陈健茜
          军事历史 陈韦廷
          军事历史 谢文伯
          军事历史 周庭玮
          网游竞技 黄俊任
          网游竞技 张品治
          网游竞技 刘建宇
          都市言情 陈淳丰
          都市言情 刘怡发
          都市言情 黄雅婷
          武打仙侠 钱重谕
          武打仙侠 钱威廷
          武打仙侠 王士凯
          体育科幻 黎雅雯
          体育科幻 赖家欣
          体育科幻 陈美君
          小小说 张健铭
          小小说 赖阳强
          小小说 杜于易